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其他 > 天降奶包,爹爹说我是条龙 > 第1章 破珠子太闹人

第1章 破珠子太闹人

殿宇堂皇,紫柱金梁。 头戴十二旒的年轻帝王凤眸微睁,骨节分明的大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 底下的官员在这压抑的气氛中把头埋得更低了,生怕喜怒无常的皇帝陛下揪出自己来一通调教。 “生?如何不生,朕明日便给众卿生个大胖小子。” 帝王语气不明,下首的众人头皮一紧,惶恐万分,“陛下息怒,臣等只是心系大启,绝无忤逆之心啊!” 说着又跪倒了一片。 傅应绝冷哼一声,老匹夫,不操心自己那三瓜两枣,天天追着他子嗣子嗣。 这位大启尊贵无匹的人间帝王,弱冠登基,如今六载有余。力挽狂澜,救大启于飘摇之中;励精图治,举国上下安居乐业。 如此这般的好日子,这些臣子大抵是过够了,时不时有意无意就要来点幺蛾子。今日告这家,明天抄那家,斗得是五花八门乌烟瘴气。 可有一点,势同水火的文武百官却是出奇地一致,那便是——催着皇上早日留嗣。 这么做也是有源头的,只因大启那些个皇室,早几年不像话,动不动就要造反起义,早让傅应绝杀了个七七八八,如今是死的死,流放的流放。这偌大的天都,竟只余圣上一个直系皇族。 这叫大臣们如何不心慌,如何不整日里冒死觐见。 可任由他们如何说如何劝,年轻的帝王始终无动于衷,稳如泰山,仿若这世间无人奈何得住他。 傅应绝从前也是这般认为的。 **** 思绪回到三月前。 傅应绝如往常一般歇下,可上一秒刚合眼,下一秒却无端出现在这宫殿中。 大殿被四根庄严大柱托举而起,柱身上雕刻着盘旋的巨龙,那巨龙栩栩如生,眼睛神圣而威严,仿若下一秒就要腾云而去。 细看之下倒是和他金色袍衫上张着五爪,脚踏祥云的那几条有几分相似。 不远处是玲珑晶莹泛着光泽的大座,背靠上是九龙戏珠样式,扶手上的神兽巨口大开,模样凶狠。 和他平日里坐的那张也有几分相似。 只不同的,他那张铺的是明黄软垫,这张上面倒是放着条细绒毯。 毯子做得倒是精致,外缘嵌着夺目的宝石玛瑙,四角坠着掐丝珐琅的镂空小球,球屁股底下还系着长长的穗子。 毯子一头搭在座上,另一头顺着椅子拖放至…… 嗯?! 傅应绝瞳孔微缩,眼中透着几分不可思议,向来冷情的眸子里倒映出个短手短脚的小人。 那小家伙紧紧搂住毯子的一角抓在怀里,在龙椅后露出了身形。 身上挂着歪歪扭扭的白袍,粉雕玉琢的面团脸,一双极漂亮的眼睛,眼头圆圆,透着股娇憨。 如果忽略她那头银发和额上冒出几寸像是对龙角一样的东西,除了过分精致倒是和普通小孩无异,身上的气息没有任何威胁。 “小孩,这是什么地方。”傅应绝开口问。 小团子歪了歪脑袋,倒是不怕人,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上下打量着傅应绝。 “不会说话?“莫不真是条龙,听不懂人话?那可就难办了,傅应绝如是想。 这地方诡异得很,傅应绝抬头环顾一圈,手腕轻动,蹭得衣袍微微晃动。 流云锦的料子,轻晃之下连带着金色绣线的龙也翻腾几下,仿若凌空驾雾一般游动。 专注的某人没有发现对面小团子的眼睛一下子亮得发光,眼神紧紧跟着他晃动的袍角左右转。 于是待傅应绝收回目光时,小团子已经像奶犊子一样光着俩小脚丫朝他冲过来,速度之快让他都来不及避让。 冲击力加上把控不好的速度,小团子白嫩嫩的脸和小身子都被他腿撞得颠了几下。 傅应绝:“……” “你干嘛。“ 男人纹丝不动,面无表情地看着还没自己膝盖高的小孩。 小人埋在他衣衫上仰着脑袋,眼中亮晶晶,一脸兴奋地望着他。 无法跟一个龙崽子同频共振的男人硬邦邦道,“什么意思。” 见他笨到这个地步,不高兴地撅了下嘴,矮团子将他的衣袍抓起来,奋力地举过头顶,另一只白嫩的小手抓着自己脑袋上的小角。 矮团子可能觉得自己意思表达得十分明确,可这家伙短手短脚,落在傅应绝眼中就是小丫头扯着他的衣服,胖嘟嘟的两只手臂费力地抱着自己的小脑袋摇摇晃晃。 “看不懂,说话。” 矮团子气得瞪眼,坏龙不仅没有小角角还笨得要死! 小嘴张了张,好像十分不适应,过了好一会才奶声奶气地冒出几个字, “系窝,系我,鸭!” 傅应绝凝眉,看着被小人抓在手里攥得皱巴巴的布料,和布料上被蹂躏得眼歪嘴斜,不复往日威风的金龙,诡异地似乎接收到了某种讯息, 于是斟酌着开口,“你是说……这是你?” 小人重重点头。 傅应绝无情否定,“不是你,你是小白龙。” 小人一急,张着嘴着急指着自己的角。 傅应绝一副嘴脸在小人眼里丑恶万分:“那柱子上的也有角,你是那个。” 可柱子上凶凶的石头龙和衣服上发金光的大黄龙,小人还是分得清美丑的。 —— 后面傅应绝毫无征兆地醒来,橙黄的帷幔映入眼帘,龙涎的清香从赤铜金首的狻猊中传来。 没有小龙人,没有大殿,他还在他寝宫之中。 傅应绝疑惑,他向来无梦,且那梦也太真了些。 与此同时。 银发白袍的小人茫然眨了眨眼,就在前一秒,这里还站着条和她气息一样的大龙,她的龙呢?她那么大一条龙呢! 反应慢半拍地伸出手去够了够,却是抓住一把空气。 小人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下一秒委屈地瘪了嘴巴。 “哇哇!”孩童稚嫩的哭声在大殿久久不绝...... 类似这样的梦傅应绝连续做了三天。 最后一次进去时,那小矮墩子死死缠抱住他的腿,哭得一张包子脸都皱起来了, “呜呜呜,泥煤有角角,哇呜!窝……啊窝的角角,呜呜呜。” 傅应绝不懂她这伤心从何而来,人小小的说话还说不清,他一个正儿八经的人哪来得角,真龙天子也长不出角啊。 长腿轻轻抖了一下,牢牢挂在上头的小人被晃的哭声都打了个颤转音。 “嚎什么呢。“傅应绝不耐。 小小的人是真的难过,从前隔壁讨厌的大呆龙说每个小龙崽都会跟父亲长得一个样,可眼前这个凶巴巴的坏龙他没有角角。 等以后崽崽到他手底下了可怎么办啊,漂亮的角角都要飞走了。 想到伤心处,抓着坏龙柔软的衣摆子擦了擦止不住的泪水。 傅应绝看得额角直跳。 **** 思绪止在此处,再回过神来早朝已差不多接近尾声。 傅应绝是一眼都不想多看下头那些个老匹夫,甩了袖子就往中极殿去。 如往常一般端着热茶,再将折子捏在手里,他却是哪哪都不得劲。 暗了眼色抬手捂上心口,那里边砰砰直跳,力道强劲,与以往一般无二。 可他自己知晓,早就大不相同了,只因那里边除了自己的方寸灵台,还多了一颗现世能与日月同辉的小龙珠。 傅应绝放下手来,神色发深,发远。 想他一个堂堂帝王,就因为登基六年没留个后,朝堂上那些个牛鼻子日夜祷告,心诚得仿若不是在为他傅应绝求,倒像是为香火凄惨快要绝后的自己个求的! 这一求可好,催人泪下,感动上苍,大启龙脉直接入梦。 说他命中无子,举国上下拳拳之意却撼天动地。 今不忍他一人孤苦,断送傅氏龙基,窥天道求得生机。 还让他莫要慌张,孩子已经给他物色好了,便是他梦里那只,绝对包他满意。 龙脉孕养多年,方得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珠子,如今那珠子就揣在他心口处,要他精血养护三月便可化而成人。 想到这珠子,傅应绝不由又啐一句,“老匹夫欺朕太甚!” 求嗣,求嗣!早这么虔诚如何不当初好好培养个新帝,搞得乌七八糟叫他上位,绝了后正正好! 要说傅应绝如何这般气急,只因这小龙珠子太能折腾了些! 他心头烦闷,便一下一下地往他灵台上头砸,逼得傅应绝三个月不敢大动肝火。 他骂人,这破珠子也要砸他!故他日日咬牙笑着,轻声细语,务必让朝臣个个如沐春风。 前两日墙头跳下只猫,本来安安分分的心口突然剧烈跳动起来,欢呼雀跃得不能自已,傅应绝又黑着脸扔下身后不明所以的宫人们大步离去——找猫。 如是种种,数不胜数。 三个月下来,向来自持身份的他都忍不住破口大骂! 他孤苦?就傅氏一脉死绝了都不见得他眉头动一下!他孤苦个鸟!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