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网游 > 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谈奖励伤感情 二合一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谈奖励伤感情 二合一

    “前辈,万兽之森里面的树那么多,我早就忘记那树洞的位置了,再说了,从死亡沙漠到万兽之森这么远的距离,我连个传送卷轴都没有,还不得跑断腿啊?”

    苏然心电急转,立马想好了拒绝的理由,虽说这理由有点牵强,但也总比没有好。

    “没事,本尊不急,只要你将命核带回来,本尊赏你一件极品暗金装备!”

    蚀血鬼尊明白,这只小骷髅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嘴上说的好听,没有利益驱使,它又怎么会接受任务,只有许以重利,才能让这只骷髅乖乖的听话,这种简便而又直接的方式,非常实用。

    没办法,天底下能够无视天地玄阵封印的人,唯有这只小骷髅,当时它为了能够逃脱这该死的封印,只能借命核重生,将其余的命核舍弃在了天地玄阵里面,若是所有命核能够全部回归,它的实力将会暴涨,就算人皇有皇威加持,也无法挑战它的鬼尊权威!

    “咳咳,前辈,不是暗金装备的事,我还要急着回领地镶嵌阵石,时间耽搁太久,要是被人皇逃出来咋办?”

    苏然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个任务,别说暗金装备了,就算给他十件百件超神器,他也不会心动,命核都已经被宠物吞了,上哪完成任务去?

    没办法,哥们就是这么正直的人,岂会为了五斗米而折腰?

    “嗯?连暗金装备都无法打动你的心?死灵,胃口别太大,容易噎着!”

    见苏然拒绝的这么痛快,蚀血鬼尊的脸色瞬间阴沉的下来,“你知道得罪本尊的下场是什么?”

    “前辈,我都说了,不是暗金装备的事,您就算给我神器魔器,我都不带动心的,我这人有原则,答应了瞎婆婆前辈的事,必须要去完成,为了不让人皇逃出来,我只能快点回到领地,至于您所交代的任务,只能抱歉了。”

    苏然摆出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就算被蚀血鬼尊威胁也没有屈服,断然放弃了这个任务。

    开玩笑,哥们不接任务,还能背叛死罪不成?

    “不对。”

    蚀血鬼尊回过味来了,这只死灵骷髅前后表现的差距这么大,里面必定有蹊跷!它凝视着苏然,疑声问道,“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本尊?刚开始还信誓旦旦的要接任务,为什么现在拒绝的这么痛快?”

    “……”

    苏然愣了一下,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这鬼尊这么不好忽悠,有点小瞧它的智商了。

    人老奸,马老滑,这是有一定道理的,没想到放在游戏里也一样适用。

    “前辈,是这样的,我……”

    “别找借口了,真以为本尊好糊弄不成?”

    还没等苏然把话说完的,就被蚀血鬼尊不耐烦的打断了,“这任务离了你,谁都完不成,必须要你去做,容不得你拒绝!要是嫌奖励少,完全可以说出来,但要是想借此胁迫本尊,后果你自己掂量!”

    听到蚀血鬼尊这软硬兼施的话,苏然无语了,这绝壁是赶鸭子上架,任务不接都不行了……

    “前辈,咱俩什么关系,谈奖励多伤感情,既然这任务非我不可的话,那我也只能义不容辞的接了,只是,我有一个前提条件,这任务不能有时间限制,万兽之森的树那么多,短时间内我实在是无力完成,只要您同意,这任务我就接了。”

    谈奖励伤感情?

    听到这厚颜无耻的话,蚀血鬼尊气的连腮帮子都在颤抖,真想一口浓痰喷他一脸!

    用两瓶神力药剂坑它两件装备的事情还历历在目,现在却说伤感情?

    无耻,无耻之极!

    碰到这种死不要脸的骷髅,蚀血鬼尊感觉自己非得被气死不可,真不知道瞎婆婆怎么想的,连这种领主都去投靠,说她瞎了眼,还真没错!

    “死灵,你的意思是,连奖励都不要了?”

    “当然,之前要了前辈两件装备,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无比内疚,现在正好有弥补的机会,我怎么还能要前辈的奖励?!”

    苏然表现出一副急眼的样子,“别和我谈奖励,谁谈奖励我和谁急!”

    “死灵,本尊有点看不透你了,究竟是贪财呢,还是高风亮节?”

    蚀血鬼尊就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苏然,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前辈,我这人实在,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既然做错了,那就勇于承担自己的过错,哪里还能再往您要奖励,您说对吧?”

    “你可别说了,犯恶心!”

    蚀血鬼尊彻底败下了阵来,主动将话题回到了任务上面,将一块令牌递了过去,“这是本尊的令牌,激活令牌可以联系到本尊,等你将命核收集完毕后,再激活令牌即可。”

    “好的,我知道了。”

    苏然应付差事的将令牌拿在了手中,随手塞进了膀胱,心里却在嘀咕,这玩意估计这辈子都用不到了,激活令牌联系鬼尊?除非脑子有病!

    “叮!恭喜玩家骷髅,获得特殊任务,帮蚀血鬼尊寻找命核,任务时间无限,任务奖励,无。”

    系统提示声响起,倒是没有引起苏然意外,只要任务时间无限,这就足够了,他打算无休止的拖下去,只要这鬼尊等得起,那就继续等着吧!

    “死灵,这命核对本尊而言至关重要,休要打歪主意,否则,本尊饶不了你!”

    见苏然很听话的将令牌收下,蚀血鬼尊的神色变得缓和了不少,提醒苏然道,“别抱有侥幸心理,这块令牌拥有本尊的因果,你就算到了天涯海角,本尊也能找到你!”

    “我去,这不是GPS……呸,这是比GPS更高级的北斗定位!”

    苏然感到有些不妙,此时的令牌成了烫手的山药,有它在,就像时时刻刻有人盯着他,连个人的隐私都没有了。

    不过,苏然岂是这么容易就被命运摆布的人,第一时间朝着令牌的属性看去,可在看到‘任务道具已绑定,无法掉落,无法交易’这几个字眼后,整颗心都变得哇凉哇凉的了。

    得,认命吧。

    生活就像强那啥,既然无法反抗,只能试着去享受了……

    然而。

    就在苏然准备将令牌丢进膀胱之中的时候,眼神一亮,直接将令牌塞进了储物盒中,好奇的问道:“鬼尊前辈,您还能感受到令牌的存在么?”

    “怎么不……咦?”

    蚀血鬼尊围绕着苏然转了两圈,有些不确信的说道,“不对劲,你明明放进大胯里了,为什么本尊一点也感受不到?”

    “这应该是您的错觉,不信您再感受一下。”

    苏然急麻溜的将手伸进了大胯中,将令牌从储物盒里拿了出来,在确定储物盒有干扰信号的功能后,这才彻底放下了心。

    “还别说,现在恢复正常了,死灵,赶紧去吧,争取早日帮本尊将命核带回来,等你的好消息。”

    蚀血鬼尊在交代完任务后,也就没了它的戏份,非常自觉的放苏然离开了。

    一听这话,苏然哪里还能待得住,告了声辞,赶紧离开了这里,要不是细雨纷纷还在这,早就传送回领地了。

    “快走!”

    苏然朝着细雨纷纷使了个眼色,在前面带着路,二人匆匆的离开了这沙洞空间。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细雨纷纷有些发懵,剧情发展到这地步,她已经完全看不懂了,见覆水这副火急火燎的样子,只能暂时将所有的疑惑都压在了心底,等安全了再问个明白。

    过了一会,在离开沙洞约有几百米后,苏然赶紧将这块烫手的令牌丢进储物盒中,彻底断绝了与蚀血鬼尊的因果关联,这才放下了心。

    “覆水,你在那弯着腰捯饬什么呢,姿势也太不雅观了!”

    细雨纷纷对苏然的动作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转移话题道,“覆水,你在那和两个NPC低声嘀咕什么呢,连我都不让听见?”

    “谈了一笔买卖,我怕你多说话,再让那鬼尊摸着底,那多不好。”

    苏然早就想好了对策,笑着将神力药剂的事情说了一遍,特别是讲价还价的环节,更是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

    “难怪!”

    细雨纷纷恍然,“怪不得那女人毁掉传送阵,鬼尊再去修复,我还以为你想将人皇放出来呢,原来是这么回事!”

    “放人皇?你可真会想,我脑子就算进两吨水,也不可能把他放出来的。”

    苏然摇头一笑,“你作为人族的一员,还是打消救人皇的念想吧,瞎婆婆成了我的手下,我自然要为她考虑,对了,你也别惦记沙洞里的传送阵,阵石已经到了我的手里,想救人皇,先问过我再说!”

    “切,别拿话吓唬我,我要是想救他,刚才早就动手了,人皇只不过是个NPC,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去救他?”

    细雨纷纷嗤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人族怎么了,我这人天生没有种族荣誉感,游戏玩的就是痛快,而不是憋屈,人皇就算死了也无所谓,地球一样转!”

    “这位女同志,思想觉悟很高,哪个学校毕业的?”

    苏然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女人觉悟这么高,不用他去洗脑了,如此一来,人皇被困九幽荒岭这件事,就不用担心会散播出去了。

    “少给我戴高帽,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是在敷衍我!”

    细雨纷纷算是看透眼前这男人了,既没贼心,又没贼胆,就算她主动戳破这层窗户纸,也会被这家伙用一吨水泥给糊上,一点情/趣都没有!

    “细雨会长,我还急着做任务,就先离开了,有时间再组队,狗的拜!”

    苏然把话说完,没了待下去的心情,直接撕碎回城卷轴,传送离开了这里,只留下细雨纷纷一人,在这里发起了呆。

    “覆水,在我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你明白么?”

    细雨纷纷目光幽幽的盯着苏然所处的位置,轻叹了一口气,这才传送回了城。

    ……

    林雨婷没了继续游戏的心情,索性在安全区下了线,可当她推开营养仓之后,意外发现,小妹正坐在她的床头,愁容满面的看着地面,眼神有些发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她下了线都没察觉到。

    “小妹,小妹!”

    林雨婷的眉头微微蹙起,不知道小妹为什么发愁,以她这个年纪,哪有什么愁事,真是奇怪!

    “啊?老……老姐,你什么时候下的线?”

    雨静被姐姐打断了思绪,回过神来,有些慌张的说道,“你去死亡沙漠见到覆水难收了?”

    “你关心这个干什么?”

    “我、我哪关心了,我这是在生气,你不带我副本,却不远万里跑去死亡沙漠,有了异性就没了我这个亲妹妹,还好意思问我!”

    嘴里说生气,却没见雨静的脸面上有一丝生气的表情,脸色红扑扑的,眼神闪烁,不用猜就知道心里有鬼。

    “小妹,我不是征求你的同意了么,怎么还拿这个说事?”

    林雨婷的心思不在这上面,紧张的拉住雨静的手,“小妹,你和姐说说,是谁欺负你了?是不是苏家那小子?”

    “瞎说什么呢,没谁欺负我呀,老姐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雨静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露了馅,赶紧收起表情,随口解释道,“我这不是高考快要到了么,再加上到了新环境,同学都不熟悉,心里难免有些犯愁,老姐你别想多了哈!”

    “你为了他,牺牲这么大,以后苏打水要是对你不好,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这解释虽说有些牵强,但也好歹能说得通,林雨婷不再怀疑什么,反倒怪罪起了苏然,要不是他突然搬家,小妹用得着换学校了?

    “老姐,你还好意思说我,一听到覆水在死亡沙漠,你不也跟着去了么?”

    见老姐不再怀疑自己,雨静悄悄地松了口气,她好奇的问道,“老姐,快说呀,你去了之后,到底有没有见到他?”

    “别和我提他,提起来就来气!”

    细雨纷纷一屁/股坐在床上,气呼呼的说道,“姐姐我连色相都牺牲了,都没能让这家伙心动,真是一块榆木疙瘩,而且还是打了死结的疙瘩!”

    “不能吧?”

    雨静在心里偷着乐,对于苏然的表现,忍不住点了个赞。

    “有啥不能的,你是不知道,这家伙为了拒绝我,直接说自己不行,还想着出家当和尚,啊呀呀,气死我了!”

    “噗哈哈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