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都市 > 重回九六之我的金手指是校花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最后一战

第二百四十七章 最后一战

    秦叶的节目收视率一直都很高,尤其是张楚出主意让她每一期都邀请港台歌王歌后来座谈。

    这让她的节目极为火爆,很多家庭都会在星期五晚上八点锁定央视的音乐频道。

    平均收视率居然高达20.17%,很难让人想象这只是一款座谈类节目。

    进入十一月后,一名外国人登上了《流行小叶曲》节目。

    当晚节目的收视率暴涨到了41.27%。

    这位外国客人的名字叫做MK杰克逊,全球顶级天王,他还为东陆观众带来了一首新歌和一段太空步。

    这是张楚通过南海四机构搞了一出以权谋私,他们现在与索罗师在南棒的合作“亲密无间”,华尔街很爽快的帮了他这个忙。

    这一次也成为了东陆综艺类节目收视率史上,一个无法逾越的记录。

    南棒的金融体系在原本的历史上,会在年底陷入绝境,然后南棒全国开始捐献黄金,想要通过特有的南棒情绪来吓退索罗师。

    可惜索罗师只是笑了笑,就把所有的黄金打包带走,色厉内荏的南棒政F向华尔街的另一打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跪得干净利落。

    不说别的,就拿南棒最要命的企业三鑫集团来说。

    在亚洲金融风暴过后,以米国为首的外国资本占据了三鑫的55%股权。

    “所以,这次我们的任务目标是8%到10%的三鑫股权!”

    004战略办公室内,张楚第一次召开了“作战会议”。

    与会的人不多,只有七八个,但都是国属海外金融机构的负责人。

    没有人敢质疑张楚的决定,这大半年来,就是这个年轻人带着他们为国家赚回了三百多亿米元的净利润,更在HK逼得让全国各国闻风上色变的索罗师主动求和。

    畅想

    “除了三鑫的股权之外,其余的南棒资产不要长久持有,必须保证在1月份中旬能够及时抛出。然后汇集所有的力量,东渡霓虹。”

    张楚的字里话间满满都是杀气腾腾的味道。

    坐在一边的伍长城暗笑了一声,张楚这是对霓虹几大财阀怨念极深啊!

    张楚之所以要召开这次会议,就是怕有些机构不听招呼,一时贪心吃下了消化不良的饵食,无法及时从南棒抽身。

    霓虹作为此时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可不是区区东南亚和南棒所能比拟的。

    历史上,以索罗师的为首的国际游资在横扫霓虹之后,还是在最后的阶段吃了一个大亏,原因就是小觑了霓虹的后续发力反击。

    历史的惯性很大,张楚最近也是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他不想自己喊跑路的时候,还有人卷念不去跟着太过膨胀的索罗师一起倒霉。

    国足在十月份的最后一天,于主场痛失好局,如同历史上一模一样的被卡塔耳在东陆的主场2:3掀翻在地。

    张楚感觉挽救香江股市都没挽救国足这样吃力。

    齐武生的执教能力确实不行,心态太差,患得患失,结果在排兵布阵上多次自废武功。

    11月6日,国足客场被萨特逼平,小组积分位居第二,与萨特和卡塔耳积分一模一样,只是靠着净胜球占据了第二位。

    11月12日,国足的最后一场十强赛将在国足的主场举行,对手又是科维特。

    这场比赛绝对不能有失,足协再次找到了张楚。

    “我拒绝!”

    张楚的声音让足X的人脸色微微一变,虽然他也知道张楚大概是另外一个系统里的人,但是如此干净利落的拒绝还是让他们感到了一丝不快。

    “张楚同学,这可是为国争光!”

    张楚笑了笑:“除非你们答应换一个教练,齐指导的心理素质太差,就算今年出了线,明年去高卢也是出洋相。”

    “张楚同学,你是不是认为国J队离不开你?”有人冷笑了起来。

    “我从来不会这样想,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谈了。”

    足X的人走了,而且还在体W那里给张楚上了眼药,希望可以联系他张楚所属的部门好好“教育”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体W的一些人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可惜报告刚交上去就被打了下来,批语只有三个字。

    “乱弹琴!”

    在体Z里从来都是字数越少事情越大,这三个字把体W领导都吓得够呛。

    立即召开大会,把足X的几个头头抓过来一顿训。

    “张楚同志,本来就是其他战线上的同志,临时过来帮个忙而已,你们看看,给你们国足带来了多少荣誉?但你们有过一丝感恩吗?到现在为止,一封感谢信和奖状都没给,更不用说国足人人都有的奖金!”

    “对了!”有人忽然发问,“应该发给张楚同志的进球奖金和参赛工资发了没有?我怎么听说其他球员的都到位了!”

    足X几个领导纷纷低头。

    “12日的比赛能赢吗?”

    “我们足X上下一心,一定争取取胜!”

    “争取?呵呵,我的同志们,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的面子天大,比东陆足球的面子还大?依我看,小齐的指导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嘛。”

    领导都这样说了,足X只能认栽。

    可等他们再去找张楚的时候,张楚却在004战略办公室一直忙到了11月12日。

    张楚确实不想去,但是鸡贼的足X却给张楚全班同学一人发了一张门票,还包食宿和来去车费。

    没办法的秦叶这才打通了张楚的手机,告诉了他这件事情。

    “叔叔和我妈都想看你踢球,他们说弟弟妹妹也爱看......。”

    “呵呵,两个小屁孩的视觉神经是超人么,据我所知婴儿二个月的视距才三十厘米,就你傻这也信......。”

    不过张楚也被逼到了墙角边,只能带着秦叶坐上了足协的专车,屁股冒烟的向大联金州体育场开去。

    比赛是在晚上八点半开球,而他们离开京城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京城距离大联足有800公里,机票一时也无法协调。

    以这个年代的道路情况,桑塔纳最快抵达金州体育场也要九个多小时,那都半夜了。

    “放心,能赶上!”秦叶不如同车的两个足协工作人员那样沮丧,“你们把驾驶座让给张楚就行了,你们就负责指路。”

    张楚和秦叶成功占据了驾驶座和副驾驶,桑塔纳勐然推背,然后就窜了出去。

    老版桑塔纳最高时速是180公里每小时,张楚一直保持在一百六十公里的时速,把两位工作人员吓得一直不敢闭眼。

    桑塔纳在晚上九点差五分抵达了金州体育场外面,上半场已经开始三十五分钟,场上比分是0:1。

    主队在前客队在后,历史在这里居然发生了改变,科维特队居然先进了一球。

    说到底还是因为教练组的心态太差,历史上最后这一场比赛国足是为了荣誉而战,全队没有包袱最后以1:0小胜科维特。

    但是这一次却是与萨特、卡塔耳同时竞争,教练组又选择了该死的争平策略,他们居然期望萨特和卡塔耳打平。

    张楚在足X官员的掩护下混进球员通道的时候,听到满场球迷们都在怒吼,“齐武生下课!”

    原来就在刚才比分再次发生了变化,科维特再进一球。

    除了喊齐武生下课的声音,张楚还听到了球迷们在喊他上场的呼声。

    可惜坐在替补席上,号称得了感冒戴着口罩的那个44号,只是足X临时找到的替身。

    足X的人引开了亚足联官员的注意力,让张楚扮成清洁工混进了更衣室。

    中场哨声响起,国足队员们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更衣室。

    他们刚进门就看到一个人正把44号球衣往身上套。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