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科幻 > 我在救世组织扮演先知 > 第二百零四章 你若看到的未来

第二百零四章 你若看到的未来

    “呼”地一声。

    荀墨的子弹再次从背誓者的额前擦过去。

    这次的攻击直接让这个女人的长篇大论停住了。

    她抬起头、眼神危险地看着荀墨。

    而荀墨则是扛着枪,歪着头看向背誓者:“差不多得了,跟个怨妇一样,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你是不是跟地上趴着的那个家伙有一腿,是被他抛弃了、所以才整这么多幺蛾子。”

    吹了个口哨,荀墨笑嘻嘻地说道:“还是你真的对这个家伙暗通款曲过?嘶,没想到这个家伙口味这么重……”

    这句话一出口,背誓者的脸一黑。

    “我知道你,对策局的那个荀墨,”她说道,“我记得你之前一直驻扎在半岛上,这次看起来是一起来新海了,你倒是挺有闲情逸致。”

    “怎么,终于是被半岛上面的‘死魂’纠缠不住、选择放弃和打退堂鼓了吗?”背誓者平静地说道。

    她大概是想要利用这句话把荀墨破防。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荀墨非但没有破防、反而耸了耸肩:“是啊,我怕了,我跑了。”

    这句话反而让背誓者呆了一下:“你……”

    她着实没有想到对方说这话的时候竟然如此坦荡,甚至都有些超过她的预料了。

    卡壳了一会儿之后,背誓者才接着说道:“……不管如何,看起来你是执意打算跟我作对了?”

    “废话,”荀墨翻了个白眼,“先不说我自己的职责问题,光是地上躺着的那个、我就不可能放着你把那个家伙给做掉,不然回去的话祁光可能会反过来把我做掉。”

    有意思。

    背誓者冷笑一声:“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也是,毕竟你到现在的人生经历最多也只不过是在半岛上经历‘死魂’,对于真正意义上的‘恐怖’一无所知……”

    轻轻捏着手腕,背誓者死死地盯着荀墨:“正好,在这里把你解决掉的话、对策局那边可能会稍微乱一些。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话音落下。

    下一秒钟,原本还站在原地的背誓者瞬间就消失在荀墨的视野之中!

    荀墨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直接靠在墙边、整个人捏着手枪严阵以待!

    “屮,还真是空间能力!”他暗骂了一句,“这下麻烦了。”

    如果是空间能力的话,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自己就会栽在这里。

    这可不是开玩笑,要知道、“空间”这个词语几乎代表了无穷的便利和……破坏性!

    到目前为止,荀墨也仅仅只是碰到过两个和“空间”搭边的怪物。这两个怪物的能力还算一般,没办法像是眼下背誓者一样随便空间移动,但是即使如此、那两个家伙也让荀墨吃尽了苦头!

    说到底这个能力本来强度就太高了!

    后背紧紧贴着墙壁,荀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身边的一切。

    然后下一秒钟,一个声音从他的耳边传来:“你在看哪里?”

    该死!

    荀墨恍然回神,毫不犹豫地就是一枪!

    这一枪直接落在背誓者的身后,可惜、连她的头发丝都没有擦到。

    “特殊子弹?”她挑眉,“看起来是半岛上那个家伙的残骸?有意思,你们在半岛经营了这么长时间,看起来总算是找到能够把那个家伙利用的办法了啊?”

    半岛上的那个家伙,指的就是引发半岛危机、从人类体内冒出来的那个异种。

    荀墨的子弹就是利用那个家伙的残骸特制出来的,在对付异种方面有着堪称爆炸的效果。

    一般的子弹对于这种怪物几乎没有什么效果,除非是重武器造成巨大的火力压制,手枪这种“小玩具”对于“危险”级以上的异种而言几乎跟挠痒痒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在利用特殊的子弹之后,荀墨的手枪在射到异种的身体里时,几乎就跟正常子弹打在普通人身上一样,足以致命!

    只不过他的这几发全部落空了。

    看了一眼身后的弹孔,倒挂在墙壁上的背誓者头发披散:“很可惜,如果你能够跟那把贯穿灵魂的手枪结合起来的话,或许对我还算有点威胁。不过眼下,仅仅只是半岛那个家伙的‘污染’,对我而言几乎没有什么意义。”

    “要不是因为担心我们可爱的小猫咪被划破了皮,说不定我还想把子弹吃下去呢。”她笑眯眯地说道。

    真是游刃有余。

    荀墨这么想着。

    这几乎都可以称得上是完全碾压了。

    从先前这个家伙展现出来的能力来看,荀墨就知道了、这个家伙完全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

    不,别说是自己了,哪怕是在他心目中跟怪物一样的王伟正,在这个家伙面前恐怕也走不了几招。

    这是纯粹的直觉,是在遇到致命危险时候,正常生物都会给自己大脑警醒的……直觉!

    ‘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怪物?’荀墨心里想着,‘在半岛那个地方我都没看到这么恐怖的家伙,这真的还是生物吗?!’

    也不知道那个先知到底是怎么惹上这么恐怖的怪物的!

    要不是因为现在对方还在跟猫一样玩弄着“猎物”,恐怕仅仅就是刚才那一秒钟、自己就死了!

    对于自身的能力,荀墨有很强的自我认知。

    在近战方面他能够碾压“危险”级,而在一定距离之下他可以轻松应对“灾难”级,可以说他已经算是相当强了。

    但是奈何这个家伙……会特码的空间移动!

    而且除此之外,她本人的近战能力很明显也远远超越了自己的想象。

    因此,毫不夸张地说、眼前这个女人完全就是荀墨的天敌。

    无论如何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够跟这个女人打一场。

    因此他叹了一口气,很干脆地把手枪塞到后面的口袋里:“真是一个可怕的怪物啊。”

    看着荀墨的动作,背誓者眯起了眼睛:“不打了?”

    “不打了不打了,”荀墨摆摆手,“打不过为什么还要打?就这样吧,我们就当无事发生过,接着聊你的感情经历?”

    听着他的话语,背誓者笑了:“这就不想打了?”

    “可惜,晚了。”她说道。

    下一秒钟,她伸出手、阴影直接朝着荀墨拢了过去……

    然而下一秒,远处再次传来一声枪响!

    嗯?!

    听着这声枪响,背誓者勐然抬起头!

    枪声响起的方向是身后的房子里。

    那里还有着白令和另外两个人!

    难道说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其他人?!

    她几乎下意识地就想要利用预言能力看一眼,但是出于某种特殊的考量、她还是放弃了。

    低头看着带着笑意的荀墨,背誓者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松开了手。

    然后快速地朝着房子里面而去。

    刚一进入房子,她就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童孔微微一缩!

    地面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破碎和火药的痕迹,仿佛就在不久之前才经历了一场灾难一般、满地的玻璃碎片。

    而除此之外,最吸引背誓者目光的,则是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

    她快步上前,看着那个家伙脸上的面具:“你……!”

    此时此刻的白令脸上的面具已经微微有些松动,而浑身上下也破烂不堪。

    但是最引人注目的还要在于他的胸口。

    眼下他的胸口黑洞洞的一片,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轰击过了一样,“前胸贴后背”!

    看着这样的白令,背誓者脸上的表情很难看:“该死!”

    她烦躁地把白令抱起来,上上下下扫视着他的身体,似乎是想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然而很快,她脸上的表情就微微一变。

    看着毫无血迹的胸口,背誓者像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眼神闪烁不定。

    她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以至于连面前白令的手指头微微动了一下都没有发觉。

    就在她细细思索的时候。

    一只手突然按在了背誓者的手背上:“是不是觉得很疑惑?”

    白令平静地说道:“对我现在的状态就这么奇怪吗?”

    听到白令的声音之后,背誓者脸上的表情再次一变!

    她下意识地想要抽回手来,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完全动弹不得!

    对方的手就像是沉重的铁钳一样,牢牢夹着背誓者的手,让她仿佛身陷令圄而无法挣脱。

    在她那张错愕的脸之下,白令微笑着开口:“看起来你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你现在的状态是利用苍白女士,也就是弗兰肯斯坦的身体下来的,”他说道,“而弗兰肯斯坦作为人造物,其实本质就是赫尔墨斯派造出来的新的‘贤者之石’,跟我手上的那个指环一样。”

    亮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指环,白令的脸色逐渐恢复澹然:“而贤者之石的驱动受到意志力的控制,这一点从我把指环从封印里拉出来就能够看明白——一个人的意志力如果足够强大的话,那么就能够强行控制住它。”

    “因此控制你这个大号一点的贤者之石,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我需要的仅仅只是要怎么才能够让你和我近距离接触,仅此而已,”他说道,“这种接触必须要是绝对客观的,换句话来说就是、不能够被影响到。”

    看着白令。

    背誓者开口说道:“所以你就让其它人枪击自己?”

    面对这个疑问,白令摇摇头:“当然不是。”

    “解决你很简单,”他说道,“我早就已经看到了未来,知道你的实力虽然是‘起源’,但是其本质上还是利用苍白女士贤者之石的力量进行驱动。所以说,只要看着你不管、你自己就会因为耗尽能量而不再是‘起源’。”

    “但是就这么解决你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白令微笑地看着背誓者:“因为未来我早就已经看到了你毫无阻碍的末路,不过、多亏是你,我也看到了一些特殊的玩意儿。比如说现在。”

    说着,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

    而被背誓者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然而下一秒钟、她的眼神就勐然一震!

    此时此刻,原本看起来空洞一片的胸口,竟然冒出了无数的泡沫、宛如锁链一般缝补着他的身体,将他的身体一点点地合拢!

    像是看出了背誓者的震惊,白令愉悦地笑道:“看起来你确实不知道。”

    他摘下了面具,平静地看着背誓者:“之前听你的话语我就猜到了,你大概并不清楚——我其实已经死了,而且死了还挺久。但是你还是觉得我会疼会痛,甚至还觉得会不小心把我杀了……”

    “看起来你看到的未来里面没有眼前这一条啊?”白令挑眉,“怎么说呢,我很好奇。不仅仅是好奇你所看到的未来是什么,更好奇两个先知如果碰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发生什么?

    背誓者镇定地说道:“你忘了吗,你说过、我用的是苍白女士的身体。所以,眼下并不是我的本体……”

    还没等她说完,白令就打断了她:“我当然知道。”

    “所以我才做了准备啊,”他看着背誓者,笑眯眯地说道,“不然我为什么要在这儿躺这么久,还一句话都不说,当然是为了拖延时间。”

    “你看,现在结果不就来了吗。”

    说着,他看了一眼门外。

    很快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推拉的声音。

    没多久,宋清辞就从门外进来了,还拉着韩千秋以及……背誓者之前扔下的那个发绳!

    看着那个发绳和韩千秋,白令笑得很温和:“让我看看,弗兰肯斯坦变化为一的时候,占据着她身体的你到底会不会也一并被拉到这个世界来……”

    “顺便也让我看看,精神状态下的你在进入我的‘意识’之后,会不会和我共享那份未来呢?”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