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都市 > 陈医生,别怂! > 第219章:怪三针!(感谢盟主苍紫鬼烧好奇10w赏)

第219章:怪三针!(感谢盟主苍紫鬼烧好奇10w赏)

    东直门院长宋爱国一大早来到医院以后,并没有和往常一样直奔办公室。

    而是径直去了急诊科。

    他七点多的时候收到了章番阳的电话,告诉他患者已经醒来了。

    这个消息让宋爱国一时间没有回过神了,反应过来以后,也顾不上吃早饭,直奔急诊科。

    急诊科主任张正敏此时也在办公室内。

    他双手拿着患者昨天晚上的检验检查结果,半天没有吭声!

    而他脑海里此时只有一句话:“这不可能!这不科学!这他妈不合理啊!”

    张正敏根本想不到这样一个严重的一氧化碳中毒伴随脑水肿的患者,能在治疗之后半天之内醒来。

    虽然此时的患者意识依然模糊,记忆力明显衰退,但是这能醒来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换句话说,要什么自行车啊?都这样了,还要什么奢望呢?

    张正敏面色严肃的盯着章番阳和洪飞:“章主任,洪医生,你们确定,除了中药之外,你们使用的就是常规抢救流程?”

    “没有特殊的方案?”

    “比如……”

    张正敏比如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东西来。

    毕竟一氧化碳中毒,本身就是按照指南的流程进行合理治疗就行了,其他的交给患者自己。

    洪飞认真点头:“我确定!”

    “张主任,我觉得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中药的原因所导致的。”

    “当时宋院长和沈老、于老他们还亲自来了。”

    张正敏听见洪飞的话,神色有些复杂。

    中医真的对于急诊有如此疗效吗?

    张正敏是一个纯正的西医,而且他的思维观念和理念都是根深蒂固,很难改变的!

    可是,现在实打实的奇迹摆在面前,让张正敏不免多了几分动摇。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上次他和焦顺国在一起的时候,就讨论过这个事情,张正敏和焦顺国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但是却一直保持竞争关系。

    而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谁能率先成为院士!

    这成为了两人都为之努力的目标。

    上次焦顺国登上新闻的事情他得知以后还恭喜一番。

    当时焦顺国却把事情缘由说了一遍,说了中医对于急诊的帮助,现在已经展开研究了。

    而两次事件关键点,都在陈南身上。

    张正敏陷入了沉思之中。

    东直门医院当初为了邀请他来建设急诊科,给了很多承诺,其中有一个就是不干涉急诊的管理,给他足够的自主权。

    张正敏为此还高兴过,但是……他现在忽然有些后悔了!

    特别是今天看到这个病例以后,给了他前所未有的紧迫感。

    这他娘的……中医竟然还真有效?!

    想到这里,张正敏内心多了几分惶恐,这要是……焦顺国这莽汉因为他的研究,然后那个奖项……自己和他的竞争显然要落败了!

    虽然自己是在首都,有天然优势,但是焦顺国显然已经打破了地域限制,进入了不少人的视线中去!

    沉思良久之后。

    张正敏做了个决定,他决定尝试性的加入中医的元素,进行急诊的抢救工作。

    现在急诊领域,属于新赛道,就连国外都不一定有多领先的地位,这意味着他们的上限都会比较高。

    不行,不能让那个莽夫给超过了。

    想到这里,张正敏看着办公室的众人说道:“今天开始,我们决定尝试在急诊加入中医元素。”

    “联合中西医的优势,进行相关领域的研究工作。”

    “这段时间,我希望大家整合一下资源,完善相关工作,开展临床科研项目。”

    话音刚落,现场雅雀无声。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盯着张正敏,嘴巴长得老大,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这……张主任这是……这是中邪了?

    就连章番阳也没有想到张正敏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而此时,原本已经到了门口的宋爱国同样震惊无比。

    张正敏是他从301挖来的牛人,医院给足了他需要的资源和条件,也满足了他的要求。

    对方第一条就是希望医院不会干涉他们急诊科的发展。

    现如今看来,张正敏已经让医院的急诊科改头换面,彻底摆脱了急诊废材的名头,成绩斐然。

    可是,现如今他竟然主动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个……

    宋爱国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难道就是因为陈南的治疗?

    想到这里,宋爱国忽然觉得赚大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陈南的这一次治疗,能给急诊带来如此的改变。

    宋爱国率先开始鼓掌!

    “好!”

    “很好!”

    “我们医院在中医领域有着足够的优势,我相信,在张主任的带领下,在我们医院中医的支持下,一定可以走出一条特色的,有未来的,前途光明的道路!”

    “我支持张主任的这个决定。”

    “并且绝对会全力配合!”

    张正敏转身看着宋爱国,点头打了个招呼:“宋院长,您来了。”

    张正敏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张正敏眼里,陈南仅仅只是一个人,比起东直门医院这样的一个优秀的资源,焦顺国怎么也没有办法和他比的。

    其实,张正敏真正以为患者发生效果的关键因素在于中医,而不是陈南。

    ……

    ……

    陈南早晨八点,准时到了医院。

    只是,进门的时候,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阮勇毅看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陈南不由得心底一沉,假装视而不见,直接去更衣室换了白大褂进了办公室内。

    而阮勇毅还盯着陈南在看!

    这让他感觉心里有些发毛。

    阮勇毅的眼神里……竟然有些幽怨?

    护士长站在一旁,也是一直盯着主任,总觉得他今天怪怪的。

    阮勇毅咳咳一声:“好了,开始交班吧!”

    昨晚值班医生是常如一,他笑着说道:“昨天晚上,患者没有太多异常。”

    “就连12床患者的静脉曲张没有进行手术,单纯火针治疗之后,效果也很显著!”

    “而且,昨天统计了一下,关于火针联合经皮浅静脉手术,我们收集的病例已经达到了课题需要的数量,我昨天晚上分析了一下之后,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

    常如一很开心啊,他来的医院比较晚,但是这个国自然基金的课题,他却参与度很高。

    科室里面很多医生还没有参加过一个有显著疗效的改良术式科研课题。

    常如一说话间,看着陈南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感激。

    他感觉自己运气太好了,正好赶上陈南来培训,这可以说是正好搭上了顺风车。

    果不其然,等常如一说完之后,办公室内其他医生看着他的眼神里都多了几分羡慕。

    随后,大家的眼神汇聚在了陈南身上。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这一切的功劳,要归根于陈南。

    不过,不着急!

    只要陈南还在,他们就还有机会。

    随后,办公室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阮勇毅也很开心,但是……更多的是不舍啊!

    如果陈南只是一个庸才的话……他来不来,就是一个透明人,走不走和自己关系不大。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科室里一众大夫都等着陈南帮助他们改善术式,也能把课题做好呢。

    可这混蛋小子,马上就要走了。

    哎!

    阮勇毅忽然觉得,有一个词语很适合形容陈南。

    那就是:渣男!

    你他娘的来到我们这里十五天,勾引我们全科室的医生护士,还征服了我们小常的心,可是转眼间,拍拍屁股就要走人。

    这他娘的不是渣男是什么?

    哎!

    阮勇毅叹了口气,不过今天的确是个好消息,他点头说道:“嗯,这是一个好消息。”

    “接下来,完善手术流程,细化手术细节,制定出比较完整的手术指南来。”

    “然后扩大样本含量,继续研究。”

    常如一点头:“好!”

    这个时候,阮勇毅看着众人,忽然说道:“这个,我也宣布一件事儿。”

    “陈南来了咱们科室,也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表现也很不错。”

    “不过……马上培训期就要到了。”

    “今天是小陈在咱们科室最后一天了,大家把工作收拢一下,安排好,然后就是……明天小陈要接受考核。”

    “所以,大家一会儿填个表,把陈南培训期间的表现进行一个评分。”

    “好了,各忙各的吧。”

    说话间,阮勇毅离开了办公室,交班结束。

    而现场众人却没有一个挪开脚步,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陈南,眼神里写满了震惊和不舍。

    “小陈,伱这……这就要走了?”

    “对啊,你这才来了几天啊!培训怎么可能只有这么几天,进修都是三个月起步的,你这十几天能干啥啊?”

    “对,就是,是不是这个合同到期了啊?没事儿,我去找院长,一定要留下啊!”

    “不对,小陈,你听我说一句,你们源城市人民医院太小了,不适合你的舞台,我们是东直门医院,首都啊!这里的平台和政策绝对对你有好处的,你听叔说一句,跳槽吧!”

    “对,我支持!”

    “我也支持,我可以去找主任说话。”

    “对!”

    ……

    听着众人的话,陈南内心多少有些感动。

    他来了这里时间不长,也就十来天,其中还有两天是被停培的。

    可是,这段时间在科室真的还挺开心的。

    大家都很热情,对陈南也很不错。

    所以,陈南还是比较喜欢这个科室的。

    其实陈南可能不太清楚,中医外科之前的时候,真的是一个被医院放养的科室,第一天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那个死气沉沉的模样,那时候大家都有一种消极颓废的感觉。

    那时候住院部的病床有一半是空着的,还有一些都是各种很轻的疾病。

    可是现在呢?

    现在住院部人满为患,这段时间下肢静脉曲张虽然还未大肆推广,但是已经在患者口碑之中传开了,现在患者很多,病床根本不够用,排队都到了半个月之后。

    这一切,就是陈南带来的改变。

    现在,阮勇毅一说陈南要离开,很多人都是难以置信,甚至有些被这个消息给说懵了。

    科室的改变,大家都看在眼里,曾经他们的医院地位并不高!

    现在呢?

    他们出去以后,人家都会亲切地打声招呼。

    而最为直观的是,他们的收入,提高了不少。

    所以,面对陈南离开,大家都有些舍不得!

    他们更多的是担心:如果小陈走了,他们的科室,会变成什么样子?

    还会……回到过去吗?

    想到这里,大家都忍不住摇了摇头,不敢继续思索下去。

    其实,他们自己都没有感觉到,陈南只是一个培训人员,可是他的加入,似乎让科室增加了一种催化剂一样的作用,让科室带来的新鲜血液,带来了化学反应。

    护士长此时也愣了一下,她微微皱眉,连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直接到了阮勇毅的办公室。

    “阮主任!”

    “小陈真的要走了吗?”

    阮勇毅叹了口气:“哎!”

    “是啊,培训要结束了。”

    “必须要走了。”

    阮勇毅的声音有些沉闷,显然兴致不高。

    护士长闻声,哎了一声,叹了口气。

    她有些感慨的说到:“主任,你意识到一件事儿没有?”

    阮勇毅没做声,他知道护士长说什么。

    护士长说道:“小陈来了这段时间,科室的发展,可以说是朝气蓬勃,而下肢静脉曲张领域更是日新月异,患者不缺,科研不断。”

    “可是,如果陈南走了,会不会回到过去啊?”

    阮勇毅摇头:“我不知道。”

    他其实也很担心这一点。

    护士长继续说道:“说实话,这真的是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一个25岁的年轻人,在咱们科室呆了15天不到,竟然让我们科室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

    “说句实话,说出去别人都觉得我是在吹牛,如果别人说这件事儿,我也绝对认为是在吹牛。”

    阮勇毅点头,这话……他都不敢说。

    当然了,不可否认,陈南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却不能忽视众人的能力。

    这里是首都东直门医院,能来这里的,哪个不是佼佼者?

    可以说是这里的平台,和陈南的能力很契合。

    一群人产生了化学反应。

    护士长忽然说道:“有没有办法留下陈医生?”

    阮勇毅摇头:“短时间内,估计没有办法,我和陈南探过口风,发现他对于母医院还是很有感情的,那边对于陈南的培养也很尽心。”

    护士长有点惋惜:“那……外聘呢?”

    阮勇毅笑了笑:“外聘二级教授荣誉,我想过,可以。”

    “可是,胡刚、邢大庆、张志新都拿着外聘合同找过陈南。”

    “哎!”

    “我总不能拿出外聘一级教授合同吧?再说了……我也不配啊!”

    “不说咱们医院,协和一级教授也才不到10人,外聘12人。”

    “咱们医院外聘一级教授的资格,我估计只有不到3名。”

    “你觉得,院长会给我这个合同?显然不可能!”

    “一级教授,等同于院士,所以根本不可能给陈南这个待遇的!”

    护士却灵机一动说道:“你记得首都平安医院吗?私立医院,他当时请二级教授,给的是一级的待遇。”

    “我觉得……我们不需要给陈南二级教授外聘合同。”

    “我记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不是改革了吗?可以同时挂靠到几个单位去!叫多点执业!”

    “我觉得……我们可以和小陈聊一聊,能不能把医师证挂靠到东直门医院来。”

    “然后给予他足够的尊重的合同。”

    “要知道,我们这里有小陈在源城市人民医院无法拥有的平台和条件。”

    阮勇毅一听这话,顿时瞪大眼睛:“可以试试!”

    因为陈南现在很缺机会!

    源城市人民医院和东直门根本没法比,特别是科研方面。

    陈南现在还年轻,需要的就是科研成绩。

    他完全可以邀请陈南挂靠到首都来,这样一来,每一个课题都可以邀请他来参加,或者说是,他们可以给陈南提供一个平台机会。

    打定主意以后,阮勇毅连忙开始着手准备起来。

    他决定,今天必须敲定这件事儿。

    “护士长,这样!小陈明天考核就结束了。”

    “你组织一下,找个时间给小陈举办一个欢送会。”

    “人文关怀得到位啊!”

    “就按正式职工退休标准举行,科室掏钱。”

    “好好准备。”

    护士长连忙点头:“好!”

    阮勇毅这一次是下定决心了。

    陈南太过于优秀了。

    今天急诊科的电话,让他更加坚定的给陈南一个新的合同。

    只需要陈南每周来一次就行。

    其实这也类似于安朝红在源城市人民医院这种合作。

    不属于外聘,属于把医师证挂靠出去属于多点执业,两者还是有些区别的。

    外聘的捆绑性不是很强。

    但是医师证挂靠出来,意味着多点执业,陈南在首都是可以进行合法治疗的!

    医师证其实有很大的局限性,执业范围要详细要求。

    ……

    ……

    陈南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离开,给东直门一来带来了什么样的震动。

    或许,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毕竟陈南对于自己的认知还算清楚,他知道自己在系统的帮助下进步会很快,但是十多天,能有多大的影响力?

    但是,他低估了自己在阮勇毅内心的地位,准确点说是他低估了自己的价值。

    而此时,陈南接到了一个电话。

    “陈医生,您好,我是彩涵的朋友,我现在到了医院了,您现在有时间吗?我过去找您?”

    对方声音很甜,也很好听,对于陈南也很客气。

    陈南笑了笑:“好的,我在中医外科,来了直接找我就行了。”

    挂了电话以后,陈南开始思考起来一会儿治疗。

    对于儿科,陈南还是很有心得的。

    小儿多动症这个东西,中医还是有点优势的。

    过了没多久,一个模样精致的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到了医院。

    女人黄色的短头发,打理的十分精致,脸上的妆容不淡不浓刚刚好。

    她牵着孩子进来很快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陈南转身看起,连忙走了过去。

    “你好,董小姐吧?”

    “我是陈南。”

    对方连忙露出笑容,主动和陈南握手说道:“陈医生,您好,我是董颖雪。”

    陈南笑了笑:“不要您,您了,听着怪……不舒服的。”

    “叫我陈医生就行了。”

    董颖雪微微一笑:“嗯,好,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这是我孩子,林语。”

    “小语,叫叔叔。”

    林语看了一眼陈南,没有太多动作,只是眼睛依然在抽动,但是很快错开了陈南的视线,也甩开了董颖雪的手。

    “不要,我不要,我要回家!”

    “我才不要看医生呢!”

    “我没事儿。”

    陈南看着小男孩,不做声,而是默默的打量着对方。

    男孩儿六岁,个子挺高,但是眼神里却有些烦躁和不安,脸色很白,随他母亲,但是两颧却泛有青色,虽然颜色不浓,但是足以察觉到。

    而且,男孩儿的眼神却很飘忽,一会儿看这里,一会儿瞪着那里。

    这个时候,一个小护士忍不住拉住小男孩的手,笑吟吟的弯下腰:“小朋友,这里是医院,可不能乱跑啊,小心撞到人。”

    可是,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小男孩直接甩开对方手臂:

    “要你管!”

    “你丫谁呀?”

    “去你码的!”

    这一番话,直接把周围的众人给惊呆了。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小男孩,脸色都不太好看。

    毕竟,这么小的孩子,骂人这么难听,显然是家教不好。

    董颖雪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周围众人都盯着她,顿时有些生气,直接伸手拉过林语,恶狠狠的朝着他屁股打了一下:“林语!”

    “怎么说话呢?!”

    “道歉!”

    “你这什么样子?谁教给这么说话的!”

    小男孩被母亲打了一下,也没有哭,而是撅着脑袋大声说道:“要你管啊!”

    本来就有些生气的董颖雪被气的直接抬手就又打了一下对方。

    小男孩顿时气鼓鼓地盯着周围众人:“王八蛋!”

    “混蛋!”

    “你们全都是混蛋!”

    “我就不是好孩子怎么了!”

    此时的他脸色通红,就要挣脱董颖雪的手,双手和腿更是肆无忌惮的甩动着,实在挣脱不开,直接坐在地上撒泼起来。

    周围医生护士和围观的患者家属纷纷看着男孩儿,多了几分厌恶。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这样?

    以后还怎么管呢?

    “这孩子,哎……”

    “是啊,三岁看小,七岁看老,这孩子太暴躁了!”

    “哪有这样的孩子啊!”

    ……

    听着周围众人的话,小男孩气的一下子哭了起来,声音撕心裂肺,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陈南看见这一幕,也有些愣住了。

    虽然昨天吴彩涵说的时候,陈南心里有了准备,以为是一个小儿多动症,但是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比起自己想的还要严重一些。

    真的是出口成脏啊!

    虽然小男孩还不懂很多脏话的意思,但是张嘴就来。

    董颖雪本身很靓丽,很吸引视线,但是孩子这么一闹腾,她脸色的光全都丢没了。

    “林语,你在这样,就是坏孩子,以后谁跟你玩啊!”

    “就不能听话一点?”

    “你是非要让你爸爸揍你吗?”

    小男孩气急败坏的说到:“又不是第一次揍我了!”

    “哼!”

    “你以为我怕他吗?”

    听着男孩的话,众人一个个都纷纷摇头。

    而陈南此时却走了过去,他弯下腰,直接把孩子抱了起来。

    他手里微微用劲儿,在男孩儿背后掐了几下,小男孩先是感觉疼了一下,然后甩动的手臂也安生了一些。

    陈南抱着孩子直接说道:“董小姐,你跟我来治疗室吧。”

    陈南的手劲儿本来就大,小男孩再怎么挣脱也挣不开。

    到了治疗室以后,陈南还抱着对方,只是手里不停的在一些地方搓拿揉掐。

    任凭对方抱怨,陈南也不放开。

    “他这个情况,多久了?”

    董颖雪愣了一下,思考一番之后说道:“大概……有一年多了吧!”

    “陈医生……你这是在……”

    陈南笑了笑:“没事儿,你说你的,我给他揉一揉。”

    随后,董颖雪开始给陈南介绍起来林语的情况。

    而陈南此时认真听着,同时也观察着孩子的情况,手已经不自觉的摸到对方手腕之上。

    但是,想让这个小家伙听话,可不是一般的难!

    只见他嘴唇频繁嘬来嘬去,不停地舔舐嘴唇,而头偏不正,目直似怒。

    陈南稍微感受一番之后,也感觉到了对方手腕处的脉象。

    肝经风热,日久伤脾,脾虚的征兆。

    嘬嘴,其实本身就是一种脾虚的表现。

    而而头偏不正,目直似怒,这是肝经风热。

    陈南手里的动作也开始了。

    他需要把肝经风热给退了,然后才能让孩子有所平息下来。

    但是这个体位……着实有些考验手法。

    陈南只能慢慢的进行。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陈南这个时候,也开始一改口风问道:“董小姐,小语小时候是不是特别乖啊?”

    “我看他身体很不错,是不是运动天赋很好啊?”

    董颖雪没有意识到陈南的改变,而是有些怀念一般,慢慢的说到:“是啊!”

    “小语其实小时候可懂事儿了。”

    “我记得,他四岁的时候,我住院去了,然后住院部的蚊子很多。”

    “他很心疼我,就给我捉蚊子。”

    “还告诉我:妈妈,要是蚊子咬我不咬你就好了!”

    说话间,董颖雪的眼睛里也开始泛着泪花,显然,孩子现在的情况,让她十分难受。

    “然后,他就光着膀子,嘴里嚷嚷着:臭蚊子,你来咬我啊!”

    “后来,他还说,妈妈,我用番茄酱涂在自己身上,是不是蚊子就吃饱了?不吸血了?”

    “小语在原来的幼儿园的时候,朋友很多,很多小朋友都喜欢和他玩耍。”

    “他性格跟他爸爸很像,很有男子汉气象,也很仗义,喜欢保护小朋友……”

    “可是,现在怎么成了这样了?”

    ……

    听着董颖雪的话,小男孩眼睛里也噙着泪。

    刚才妈妈打他,他没有哭,但是现在却哭了起来。

    陈南见状,内心忍不住笑了笑。

    其实,孩子内心也是最有自尊心的。

    还希望得到理解和认同。

    但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让林语很多时候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然后加上别人的不理解,就多了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小孩子不懂这些。

    他需要的是认可。

    当你不认可他的时候,他会表现的更加暴躁,渴望得到父母的关注。

    陈南第一步要做的就是需要让董颖雪用她自己的心情,来对林语进行一些诱导。

    其实!

    哪有什么坏孩子?

    他们不是“坏孩子”,只是生病了而已。

    这不完全叫做小儿抽动症,小儿多动症又称“脑功能轻微失调”。

    而林语这个情况,叫做抽动秽语综合征。

    需要做的是身体治疗配合父母的诱导教育,主要以鼓励和信任为主。

    肝心脾肺肾。

    怒喜思悲恐。

    有时候,不同的情绪安抚,也是一种治疗的手段。

    肝主木。

    而金克木,悲伤对于愤怒,同样也是有压制的。

    陈南利用的就是董颖雪的这种悲伤的情绪,带动林语的伤心,这种悲伤的情绪,是可以压制肝木之怒火的。

    果然,董颖雪说上瘾了,越说哭的越凶,甚至到了最后,开始痛哭流涕。

    妆容此时彻底哭花了。

    而现在的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一个哭的稀里哗啦的母亲。

    同样,陈南怀里的林语,眼泪也不停的往下流,鼻子不停的抽泣,只是强忍着没有大声哭出来。

    陈南笑了笑,他微微用力一掐。

    这一次,是掐的肉!

    生疼生疼的那种。

    被陈南这么一掐,小男孩直接吭出了声音,这一下子忍不住了,直接哇哇痛哭。

    “呜呜呜……”

    “妈妈,对不起。”

    “你别哭了。”

    “妈妈,我错了……”

    “妈妈,对不起……”

    此时此刻的林语,和刚才判若两人,似乎成了董颖雪口中那个仗义的、懂事儿的小男子汉一样。

    陈南此时放开了他。

    林语直接扑到妈妈怀里,搂着她,眼泪不停的往下流,而小手给董颖雪不停的擦泪。

    两人就这么抱在一起哭。

    陈南站在一旁,心情复杂。

    说实话,这一幕挺感动的。

    小男孩的确是一个懂事儿的孩子,看着他小心翼翼给妈妈擦着眼泪,心疼的样子,陈南内心一笑。

    哪有什么天生的坏孩子啊?

    无非是身体和不成熟的心灵导致的罢了。

    良久……良久……

    母子二人也哭累了。

    小林语被董颖雪抱在怀里,小声抽泣。

    “抱歉,陈医生,让你见笑了。”

    陈南笑了笑,弯下腰,说道:“小语,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林语转身看着陈南,眼神里多了几分害怕。

    刚才陈南掐他的那一下,现在还疼呢!

    其实,对于小孩子来说,对于医生天生有恐惧心里,毕竟……从出生那天就开始被穿着白大褂的人打针,然后各种预防针……

    所以,懂事儿开始,这些孩子们对于医生又怕又敬畏。

    对于医生的话,也很相信。

    这是从小培养的习惯。

    陈南看着林语,认真说道:“其实,你不是坏孩子。”

    “你只是得病了而已。”

    “叔叔可以帮你治好了。”

    “你愿意吗?”

    这一句话,直接打开了林语新世界的大门。

    对于他而言,被人叫坏孩子已经习惯了,他也无所谓,因为这样能得到关注和认可。

    但是,并不代表他喜欢这样的代号和称呼。

    他也想有小朋友,也想被大人夸奖,可是……

    现在听见医生叔叔这么说,林语本能的抬起头,眼神里多了几分天真。

    陈南认真说道:“叔叔帮你治好了,你以后就是好孩子了。”

    “以后上课也有小红花了。”

    “你愿意吗?”

    “你想想,你马上就要一年级了,到时候,会有新的小朋友和你一起玩。”

    林语擦干净眼泪,认真说道:“我愿意!”

    “叔叔,我是什么病啊?”

    陈南笑了笑,松了口气。

    说实话,抽动秽语综合症很多时候,还是比较复杂的。

    因为,在病症发作时不自主的发声或抽动会分散患儿注意力,严重者眼睛难以停留在书本上,无法集中精力听老师讲课,学习成绩直线下降。

    当遇到同学嘲笑、家长指责和老师批评时,常常使患病孩子不愿意上学,乃至逃学,最终辍学。

    有的儿童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心理干预,自尊及自信受到严重挫折,难以形成健全的人格,甚至耽误其一生的成长,有的竟因抑郁而自杀。资料表明,儿童抽动症发病率约为1%~7%,有的报道竟然高达4%~23%。

    而治疗的时候,需要的是配合!

    孩子和家长的共同配合。

    中医虽然没有抽动症的病名,但有大量相关症状的描述。如明·王肯堂《证直准绳·幼科·慢惊》:“水生肝木,木为风化……瘛疭渐生,其瘛疭症状,两肩微耸,两手下垂,时腹动摇不已……”

    在中医看来属于“肝风”“筋惕肉”“瘛疭”“慢惊风”的范畴。中医学认为,多与儿童的“肝常有余、心常有余、阳常有余”,“肺常不足、脾常不足、肾常虚”的生理特点有关。其病机主要是阴阳失调,肝火生痰,心、肝、脾、肺、肾的功能失调。

    治疗的话,其实陈南并不计划用推拿手法。

    因为他的记忆中,有一种治疗该病的特殊方案。

    “怪三针!”

    随后,陈南取出几根根针,放在小男孩眼前,说道:

    “这三根针,需要插到你的头上。”

    “你要坚强,知道嘛?”

    “我会告诉你,一般的孩子,是忍受不了的。”

    “你要想做好孩子的话,坚持住。”

    “因为这些针,会杀死你大脑里的坏孩子。”

    当然了,陈南是在胡说八道,扎针根本不疼的,但是他要让小林语有一种参与感和仪式感,以及……成就感!

    这个东西,都是他曾经缺失的。

    陈南需要补回来。

    小林语被陈南吓到了,他看着这又尖又长的针灸针,本能的害怕起来,小手也紧张的捏成了拳头。

    他转身看了一眼妈妈,犹豫片刻之后,点头看着陈南说道:

    “叔叔,我愿意。”

    “我可以的!”

    看见儿子这样,董颖雪内心顿时感动了起来,眼泪也开始往下流了。

    看见母亲哭了,小林语更加坚强了。

    他小心翼翼抬起手擦了擦母亲脸上的眼泪,说道:“妈妈,我要做好孩子去了。”

    这句话,让陈南也是鼻子一酸。

    董颖雪更是眼泪奔涌而出,她使劲儿点头:“好的,妈妈相信你,宝贝!”

    “你治疗以后,就是好孩子了。”

    陈南深吸一口气:“我要开始了!”

    怪三针,有三个穴位,但是却不仅仅只有三针。

    第一个百会穴。百会穴也叫正会穴,取两耳尖连线中点和前后正中线的交汇点附近的凹陷。

    百会穴除了这一针以外,它的前面、左面和右面各有一针。前面这一针和左右这两针要成等边三角。

    第二个穴位是鼻翼穴。鼻翼穴位于鼻翼部沟槽内,前中三分之一处。鼻翼穴临床上我们常常取左侧的穴位。

    第三个穴位次白穴。次白穴在第三和第四掌骨之间的一个穴位。这个穴位是董氏奇穴的一个穴位。

    百会穴位于头部,所以它是治疗精神和神志病方面非常好的穴位。百会周围的三针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四神聪,具有镇静安神、调理神志的作用。

    鼻翼穴是奇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穴位,它能够治疗的疾病很多,主要作用于脾、肺、肾三脏,以调气为主,有消除疲劳、提神醒脑的作用,可治疗肾虚类的疾病、还有全身疲劳性症状,效果都非常好。

    ……

    扎针之后,小林语一脸认真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可爱。

    肉嘟嘟的脸上,满是坚强和一种义无反顾的坚持。

    只见他紧紧地闭着眼睛,似乎强忍着巨大的疼痛,似乎脑海里好孩子和坏孩子在打仗一般!

    董颖雪看着孩子这样,也是十分欣慰。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陈南也安静的不说话。

    良久!

    扎针结束之后,陈南把针拔出来,认真看着小林语,说了句:

    “恭喜你,小林语,你成功了!”

    “你很坚强!”

    “是我见过最勇敢,最优秀,也是最有责任心的孩子!”

    “你加油!”

    小林语似乎经历了一次洗礼一样,十分郑重的点头:“谢谢叔叔!”

    陈南笑了笑。

    “接下来还需要几次治疗。”

    “你可以吗?”

    小林语认真点头:“我可以的!”

    ……

    ……

    ps:关于小儿抽动症这个问题,是前段时间有个读者发给我咨询的,我觉得很有价值,就写了出来。

    虽然小儿多动症的病因,尚不十分明确,但是我这里可以给出大家一些建议。

    大家可以插眼收藏一下。

    小儿多动症的饮食应以高热量、高蛋白质、高卵磷脂食物为主。根据学龄儿童上午课程多,需消耗较多脑力和体力的特点,早餐提供的热量应占三餐中的30%,若少吃、不吃或仅吃米面等淀粉类食物,势必引起体内血糖过低,使大脑热量来源不足,造成孩子头晕疲乏、精神不振、上课思想不集中。所以,应多吃些牛奶、鸡蛋、豆制品等食物。

    此外,还应多食含锌、含铁丰富的食物。多食果仁食物,对促进脑发育有较好作用。

    特别是葵花籽,它含有能调节脑细胞代谢、改善抑制功能的物质,每天吃点葵花籽大有益处。

    小儿多动症要早点发现,早点和孩子沟通。

    ……

    ps:最后,还要感谢大佬的。

    今天又收到盟主了!

    内心很激动,这本书打赏一直不多,老手还以为到完本也就十个盟主。

    医生开挂有百盟,上本书也有几十个。

    盟主其实也算是牌面了,哈哈哈^^

    这两天真的震惊了。

    先是“起了个小点”大佬,我特意去看看,这是大佬的处女盟,哈哈哈,老手这边感谢了。

    这边新盟主:“苍紫鬼烧”,感谢大佬豪气100000打赏,真心感动,激动的眼泪霹雳哗啦的。

    大佬也是第二个盟主,上本书是给的最白,我和最白还认识呢,关系很不错。

    总而言之谢谢大佬!

    大佬威武霸气!

    恭喜大佬成为第13个盟主!

    加更!

    今天将近11000,明天继续努力。

    (本章完)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