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历史 > 我被猫耳娘找上门 > 番外1

番外1

    我是一只妖。

    确切来说是一只狐妖,世人对狐妖存在诸多误解,每每提起狐妖,首先想到的就是当年霍乱商王朝的妲己。

    再然后就是一座座亮着烛火的茅草屋,茅草屋中一定有一个秉烛夜读书生,这些书生或落魄,或天资过人,或长相俊秀,或面相普通。

    但相同点是,这些书生一定会在某个秉烛夜读,刻苦用功的夜晚,可能是听到外面有什么异响,也可能更直接一点,有人敲门。

    等推开门去查看,就会遇到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

    至于后面的事情,总之世人很少会往好处想,这些书生的结局基本都是被勾魂夺魄,剖心挖腹,或是吸干阳气。

    我自从来到人类世界之后,一路走来,所过之处,关于狐妖的事情所听所闻的都是这些,在人类口中,我们狐妖都是蛊惑人心,淫邪无度的东西。

    我对此满腔疑问,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过,也从没想过要去做这些事情,为什么会在人类口中变成这个样子。

    我很不解,也难免气愤,特意找了个人类询问,我问他,“你见过狐妖吗?”

    那人听到这个问题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才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不曾见过。”

    我又问他,“那你没有见过为什么要胡说八道?”

    那人指着前面的坊市,“前面坊市中有个说书先生每日都在那里说书,我们都是听他说来的,姑娘若想去听可得早些,去晚了便只能站在末位。”

    我放过这人,又去他所说的坊市中寻找那个所谓的说书先生。

    在去之前,我本以为找到了散播这些谣言的人,但等去了之后才发现那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没甚出奇。

    只是一张嘴利索了些,被一群人围着叨叨叨个没完,在周围人的惊呼中,我一把攥住那个说书先生的衣领,将他提到半空,问他每日说的这些故事是从哪儿听来的。

    他哆哆嗦嗦的说是从书上,我还没问什么书,写这书的人又是谁,一只手就攥住了我的手腕。

    我扭头去看,是姐姐。

    她拉着我从坊市中出来,路上我问她这些人类都在说我们的坏话,你不生气吗?

    姐姐似乎并不生气,她只是说我们没有赶上好时候。

    我没太懂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没赶上好时候?那什么时候算是好时候?”

    她说先秦是好时候,那个时候我们狐妖是祥瑞,没有人说我们的坏话,还都供奉着我们。

    先秦是什么时候我不知道,是哪一年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现在是.....听那些人类说是贞观九年。

    有时候谈论起这个年,那些人还会在前面加一个大唐,我本来以为是很大的糖,可以吃上很久的糖,但后来才知道并不是。

    “那先秦离我们现在有多远?”

    “或许一千多年,或许两千多年。”

    姐姐似乎也不清楚,说得模棱两可,但我还是很惊讶,因为我记得姐姐虽然比我大,但也只是比我先修成人形早个两三百年。

    所以她是怎么知道一千多年前,甚至两千多前的事情的?

    她说:“从书上。”

    又是书上。

    那些说我们狐妖坏的是在书上,说我们狐妖好的也是在书上。

    所以书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

    “以后你要多读书,人类把一切都记载在书上,书有好有坏。”

    姐姐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她当时是这样说的。

    后来我听从姐姐的话,学着人类的样子去看书,但看书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而且还有很多地方我看不懂。

    去问姐姐,她只是推脱的说多看看就懂了,等到后来我遇上那个人,我就想,可能那个时候的姐姐也不太懂。

    那个人....

    大唐是个很厉害的时代,有时候出门买吃食时,总是会听到一些人类在议论,说是圣人派了一位姓李的将军去外征讨。

    谈论之时,那些人类显得很是自豪,眼睛好像都在发光,我不理解,书上说打仗是要死人的,他们为什么这么开心?

    难道大唐的人都不怕死?

    拿着买来的吃食,带着疑惑回到住处,我想和往常一样去问姐姐,但我刚一回去,姐姐就叮嘱说最近不要出门,城里多了很多玄门之人的气息。

    我清楚姐姐的担忧,书本上有很多关于玄门之人的故事,在故事中,这些人对我们妖类都是赶尽杀绝的。

    而我只是个刚修成人形没多久的狐妖,遇到他们可能会被轻易的打杀掉。

    我听从她的话,一连好多天都没敢出门,但后来我忍不住了,我想吃那些糕点,那些浇灌着蜜糖的糕点。

    于是我偷偷的跑出去,然后被几名玄门之人发现了。

    我没有打过他们。

    但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杀我,而是将我带到了一个大院子里,再然后我就遇到了那个人。

    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他坐在一个很大的桉几边,正提着笔写着什么东西,我好奇的看了一眼,看不懂。

    接着我的目光就被他旁边的那盘糕点吸引,他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伸手指了指那盘糕点。

    我觉得这是让我吃的意思。

    于是我就吃了。

    很好吃,比我以前吃过的糕点都要好吃,正当我吃的欢喜时,突然听他问道:“由何物修成的精怪?”

    “....”

    我呆了呆,我想这个时候我的嘴边可能还有糕点的残渣,不然他不会从怀中掏出锦帕来递给我。

    我接过帕子在嘴角胡乱抹着,心里却在想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我不想告诉他我是狐狸成的精,或者说,我凭什么要告诉他?

    一块糕点就想收买我?

    两块也不行。

    起码得三块,不,四块。

    “要杀就杀,我什么都不会说的。”说着,我愤愤的把帕子扔到桉几上,又伸手抓起几块糕点往嘴里塞。

    我想这里肯定是那些玄门之人的老巢,来了这里,我是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去的。

    听说人类临死之前都会有断头饭,这些糕点就是我的断头饭,临死前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糕点,我觉得不亏。

    只是听到我说的话,桉几后面的那人好像来了兴趣,他把手上的毛笔搁到一旁,抬起头问道:“我何时说过要杀你?”

    “不杀我那你们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

    “登记造册,发放度牒。”

    他只说了这八个字,而我却有些迷茫,因为我知道自己好像不用死了,所以看着手上的糕点我不知道该不该放回去。

    想了想,我还是没有放,甚至又往嘴里塞了一个,含湖不清的道:“我还是什么都不会说的,而且你也有可能是在诓骗我,我姐姐说人类的玄....”

    “哦?你还有个姐姐?”

    我赶紧闭嘴,同时暗暗懊恼自己怎么不小心把姐姐给暴露了出去。

    那人见我不再说话,从桉几后起身在堂上踱了几步,很认真的说道:“我并非诓骗于你,曾经确有修道之人打杀妖物之事发生,但那多是前朝旧事,如今是大唐,当今圣人曾说过一句话你可知?”

    “......”

    “自古皆贵中华而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

    他自顾自的将这句话讲出来,又自顾自的解释道:“无论是非我族类的塞外蛮夷,还是我族的万千黎庶,只要心向教化,是我大唐子民,今上都能做到一视同仁,足可见圣人胸怀,而对待你们这些妖类也是如此。

    天生万物,是人是妖非己力而能决之,你们生养在我大唐境内,便是我大唐百姓,为何要杀?”

    他一口气说了很多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也对他信了八九分,他可能真不会杀我。

    于是我问他:“你读过很多书吧?”

    “....确实读过一些。”

    “噢...”

    我噢一声,继续吃着手上的糕点,心想难怪他能说这么多有道理的话,读书人一贯都特别能说会道。

    “现在可否告之你是何物修成的精怪?”

    “猫。”

    我想了想,觉得狐妖这个身份不太好,世上的人对狐妖有太多的偏见,于是说自己是猫。

    “一只猫修成的狐妖?”

    “.....”

    听到这话,我很不解的抬头看他,这个人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当时他没有回答,但等到很久很久以后,我还是知道了这个东西叫走流程。

    “你叫什么?”

    我接过度牒时,问了他这样的一句话。

    “李淳风。”

    “那个出征的大将军?”我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听人类议论的李姓将军。

    “你口中的那位是代国公李靖将军,我只是个小小的将仕郎,如何能是他?”

    李淳风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一种让人很舒心的笑,我趁机问出了那个曾经的疑虑,“为什么那些百姓在说到要打仗时显得很欢喜?打仗不是要死人的吗?”

    “可能是因为死的不是他们。”李淳风想了一下,如此说道。

    正在这时,前院传来很杂乱的动静,再然后姐姐来了。

    她没有责怪我因为贪嘴被抓走的事情,只是沉默的把我带出那处府邸,回家的途中,我跟她说那些人并没想杀我,只是给我发放度牒,并将怀里的度牒掏出来给她看。

    姐姐对人类始终是不放心的,没有和我一样去办那个度牒,甚至还告戒我不许和那些官府中人来往。

    再后来,她说的那些话并没有兑现。

    因为她也有了度牒,我也得以能在闲暇时间去找那个李淳风,本意只是想蹭他的几块糕点解解馋,但在一点点的相处中我发现,这个人很厉害。

    好像没有什么能难住他,不管我问他什么,他都会很认真的帮我解答,他就好像知道世上的一切事情,甚至还能知道未来的事情。

    他有时候会谈论起一个人,袁天罡。

    每次说起这个人时,他都会说着说着突然不再言语,然后抬头凝望天空。

    后来我才知道是为什么,这个叫袁天罡的人已经死了。

    再后来,他也死了。

    他下葬的那一天,我没有去送他,因为我想不通,或者说不相信,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死?

    从那之后,我每每想到他时也会去凝望天空。

    再往后...我不记得过了多久,只记得大唐换了好多任皇帝,但却一直没再看到那个将士出征,百姓自豪的场面。

    也一直没遇到那种胸襟似海的皇帝。

    大唐每天都在打仗,每天都在死人,曾经繁华的城镇市井也变得破败不堪。

    大唐不再是那个很厉害的大唐了。

    我想我是大唐的百姓,我应该帮帮这个大唐,于是我去皇宫里找皇帝,想让他封我个官当。

    或许我可以当个将军去出征,就像当年那个李靖大将军一样。

    我当时是这样想的,那个皇帝只是让我先在皇宫里住下来,然后过了几天又要搞什么册封典礼,我问周围的太监,他们叫我娘娘,说恭喜我要当妃子了。

    哦,原来是想让我当妃子。

    我离开了皇宫,然后大唐变成了大齐,没过多久又变回了大唐,终于有一天大唐变成了大梁,只是没再变回大唐,但依旧在打仗,在死人。

    再后来大梁也没了,又换了几个朝代,最后变成了大宋,我们却没再去办什么度牒。

    我也从没再把自己当成什么大宋子民,只是和姐姐一直安安静静的生活着,看着大宋的消亡,看着朝廷里的皇帝官员从北边跑到南边,看着后来的某一天,很多很多人一起跳海。

    姐姐说这个王朝的人还算有点血性。

    接下来,一群骑着马的人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主人,而曾经这片土地上的主人却....

    好在这种日子没有过多少年,天下又开始打仗,死人,然后一个叫大明的王朝在这片乱象中建立起来。

    我听说了有个叫刘伯温的人,世上的事情他都知道,他也能知道未来的事情。

    这种传闻让我想起了某个人,于是我去找那个刘伯温,虽然也是个很厉害的老头,但我觉得不如他。

    对,不如他。

    后来不知又过了多少年,大明没了,一群脑后拖着丑陋辫子的人成为了这片土地的主人。

    整个天下也好像跟着变了样。

    再然后,又乱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天,我又办了度牒,或者说身份证。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从曾经的那只弱小的狐妖,变成了他们口中的大妖。

    看着对面这个对我毕恭毕敬的胖男人,我心里不知道有什么感觉。

    几年之后,我在打麻将的时候接到了一通电话。

    等到晚上我就见到了那个姓聂的人。

    他是新调来的处长。

    说话时的神态语气,没有毕恭毕敬,只是不卑不亢,甚至还暗戳戳的威胁我。

    我当时同样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但我看着这个聂处说话时神态表情,我又想起了某个人,我觉得他们很像。

    对,很像。

    同样的认真,尤其是那双隐藏在镜片之后的眼睛,同样的深邃而幽远,好像一模一样。

    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忽然有点酸楚。

    从那以后,我总想让这个家伙把眼镜拿下来。

    .......。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