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其他 > 当和亲公主与国师大人私奔后 > 落跑公主跑路失败,世纪婚礼

落跑公主跑路失败,世纪婚礼

    宁绮舔了下唇边血液,笑得邪恶却勾人。

    夏侯月这个小妖精坏得很,肆无忌惮欺负他,却又心安理得享受他的恩宠。

    他又能如何?

    宠着就是了。

    他故意掐了下大腿,对她哭得娇弱不堪,“疼,哥哥疼死了……”

    这个勾人的……天生的男狐狸精……

    夏侯月暗暗咬了下唇,盯紧他妖孽绝色的小脸。

    少年负伤归来,冷色的肌肤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欲且孽,愈发销魂蚀骨的美。

    她忽然心软,俯身,姿态乖巧软糯,“绮哥哥,我给你包扎伤口。”

    他轻嗤一笑。

    小妖精从来不叫她“绮哥哥”的,她更喜欢唤他:“宁狗子,过来。”

    她对他,是居高临下,作践他,欺负他的姿态。

    可他天生傲骨不屈,偏偏对她卑微如狗,一副贱骨头,软骨头,随意她蹂躏的做派。

    她细致地为他清洗伤口,洁白的纱布映衬少年少女肌肤胜雪,

    他凝视她认真的侧脸,她年幼稚嫩,却已经出落成最顶级的绝色,

    他忽然难耐,邪肆地舔了下上颚骨,将她捞进怀里,

    她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就跌落在少年细腰,他俯下去,辗转蚀骨对她深吻下去,“小阿月亲亲哥哥……

    哥哥就不疼了……”

    那时候,她才十岁。

    夏侯月嘀咕:

    宁绮这个坏东西,竟也舍得“荼毒”我这个幼齿萝莉,

    如此早就对我下手了……哼╯^╰!

    她任性妄为,骨子里却娇娇怯怯,虽怕他,却仍旧将他欺负得气急败坏。

    他时常被她逼疯。

    却仍旧色令智昏,不顾一切为她做任何事。

    而每次他取悦她之后,为了她受伤受罪之后,她都会短暂地给他好脸色,对他郑重承诺说,

    “我长大以后给哥哥欺负,想如何欺负……就如何欺负。”

    乖得不行……

    可事后,小妖精从来不认账。

    心甘情愿享受他的好,却又不肯对他付出,呵,哪里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他不馋她的美色……为何替她赴汤蹈火?

    *

    她想到过去那些回忆,眼瞳酸涩,泪水盈眶。

    此刻天空落雪,宁绮将神色怔愣的夏侯月拥入怀抱,

    细雪染白少年少女的银发,眼睫,像是……一瞬息白首。

    香风夹杂着梅花瓣,少年下巴抵在她额头,

    “乖,想哭就哭,别憋着……本座舍不得呢。”

    她小脸羞怒,边哭边否认,“没哭!你从小就惯会欺负我,大了还不放过我!”

    他忍俊不禁。

    疯批美人不会欺负心爱的女人,还叫病娇?

    “小妖精,你小时候答应过我的,只能被我一个人欺负。

    且,你随我欺负……”

    他逐渐逼近,神色逐渐变态,对她笑得颠倒神魂。

    “我……我没说过!是你记错了!”她惊慌否认,战略性退后,却在即将逃离的前一刻,忽地被他打横抱起,

    少年足尖点地,抱着她掠过梅花枝头,她仓惶失措,搂住他劲瘦的腰肢:

    “混蛋,你放开我,别摔死我!”

    她气息紊乱,银发缠绕间,有种性/冷淡的禁欲美,却又欲念滋生到极致……

    他神色迷离,拨开她耳边碎发,妖孽一般,诱惑着她和他堕落,

    “殿下,别闭紧嘴,露一些……给本座疼疼你……”

    那画面极美。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少女唇角浸了湿漉漉的水光,瞳珠似乎染上了薄雾,

    眼尾熏红,眼下一滴泪痣勾魂,

    少年将她禁锢在梅花树下,忘乎所以吻着她,销魂蚀骨极了……

    宁绮成功勾走了夏侯月。一众情敌——拓拔肆,拓拔宸,拓拔逸,拓拔瑾,司夜璃,苏洛白,曲容汐委屈了。

    原以为男配煎熬多年,终于逆境翻盘,成功拐跑了女主,和女主私奔到天涯海角,

    谁知男主技高一筹,再次哄回并且攻略了女主。

    男配们太惨了,被男女主又一次按头塞狗粮了!

    躲在暗处,目睹一切的容淮锦最憋屈了。他想拐跑夏侯月都没资格,他说什么了?

    他只能做个见不得光的看客!

    *

    跑路失败后,夏侯月又一次被宁绮锁了起来。

    困在公主府,安心待嫁就是了。

    少女在月色下娇弱呢喃,“呼,当个落跑公主……

    似乎很难呢?

    落跑公主的第一千零二次逃离,会成功么?”

    大婚当日。

    南疆,红妆天下,盛况空前。

    透白的雪,映着艳丽的红,似要灼伤天涯。

    王都人来人往,朝臣和百姓奔走相告:

    “国师大人终于圈禁了公主殿下!不对,国师大人终于娶了公主殿下!”

    “听说国师大人和公主殿下是兄妹,是禁忌!”

    少年国师一袭红衣,妖孽蚀骨的绝色,万众瞩目,策马疾驰而来。

    鲜衣怒马的少年郎……风流艳骨,很难不令她心动。

    香风吹过花轿,停歇在凤冠霞帔之上,少女天生尤物的小脸遮掩在凤冠流苏之下,看不真切。

    在场众人,却在那一刻被她惊艳到失了魂魄。

    那新嫁娘美得不似人间物,正是夏侯月。

    华贵奢丽的轿辇之内,她嫁衣似火,神色自若倚靠在蚕丝软垫。

    透过纱窗,望向心上人的那一眼,宁绮湿了眼睫。

    前世今生,他都对夏侯月囚禁圈禁,强取豪夺。

    谁让她天生就该做他的禁脔!

    花轿之内,似是有所感应,夏侯月的眸光变得恍惚。

    今日大婚,他哭了,她也哭了。

    少女的气息紊乱不堪。

    透过鲛绡窗,她偷偷掀起盖头的一角,对上少年视线。

    风华绝代美少年,闯进了她心尖尖儿……心口抽疼,忘不掉,却也销魂。

    凤冠下,她只露出了一小寸脸蛋儿。

    只是一小寸……

    魅惑天成的眼瞳,摄魂夺魄,

    和那一滴让他心动情动的朱砂泪痣。

    多少次,他将她困在怀中,用尽一切吻上她眼角的泪……

    宁绮的指尖覆上自己的心。那里似乎漏跳了一拍。

    他终究可以,以婚姻为枷锁,圈禁他的金丝雀儿了。

    他俯下身,试图抱起夏侯月,眼色浸透温柔,“花轿坐够了,公主殿下,

    该坐一坐本座的大腿了。”

    “滚开,你个不要脸的!给本公主一点害羞的空间!”她小脸爆红,捂脸,松鼠一般蜷缩在花轿一角。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