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仙侠 > 道门养鱼人 > 第一四一章 镇海楼黄雀

第一四一章 镇海楼黄雀

    “叮!~”

    望着此时的老掌柜,夙夜突然收起了剑。

    他同样褪去上身衣衫,然后重新摆开夔牛拳拳架,然后双眸坚毅如铁地看向老掌柜:

    “请老掌柜赐教!”

    其拳意瞬间拔高,甚至比之前还要高。

    “这才像是老马的弟子。”

    老掌柜咧嘴一笑,脚步猛地朝前踏出一步,然后四臂四拳犹如炮弹般轰然砸向那夙夜。

    ……

    半炷香后。

    一身衣衫崩裂,身上皮肤布满裂口的夙夜,双拳颓然放下。

    “是我输了。”

    他抬头看向对面的老掌柜。

    此时的老掌柜胸口、腹部、小臂都有几处被拳头重击形成的皮肤裂口,四臂之中两条手臂骨折。

    但即便如此其周身拳意依旧澎湃如江河。

    双眸之中更是精光烁烁,充满了生机勃勃的傲气。

    “很痛快的一战!”

    老掌柜声如洪钟,响彻整个地底大厅。

    这一声也将杀生台下众人惊醒。

    如果不是一切就发生在眼前,如果不是看到那布满裂痕的杀生台,他们很难想象刚刚二人的那场对战是真实的而非梦中画面。

    单纯地以拳法对轰的一场比试,居然让他们有了置身于洪荒古战场,观摩上古神人对战的错觉。

    众人肃穆。

    哪怕是对那主动认输的夙夜,也都在心底生出了敬畏之意,即便是那些对他有着滔天恨意的天民。

    “我们一直笑山民是井底之蛙,不想这真正的井底之蛙却是我们自己,真是可悲又可笑。”

    呆愣了许久后,掩月阁独孤晋忽然苦涩一笑。

    一旁的玄素同样神色恍惚。

    此刻的她,开始对脑海之中一些原本固有的认知产生了动摇。

    “我们被一头妖救了一命。”

    良久后,玄素神色复杂地看向一旁的独孤晋。

    “其实是那夙夜放了你们一马。”

    不等独孤晋开口,两人对面忽然响起了一个爽朗的少年音。

    随后两人一脸愕然地发现,一位有着小麦肤色的少年,悄无声息地坐在了他们的中间。

    “弃剑用拳之后,他杀意全无,一心想与那老掌柜比拼拳意,无聊得很。”

    少年剥了一粒花生扔进嘴中。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那镇海楼黄雀。

    “看什么看,不就吃了你们几粒花生么,要不是我的钱全赌没了,才不会来你们这桌蹭吃蹭喝。”

    见两人还盯着自己,少年有些不乐意了。

    “不,我们没有那个意思。”

    玄素有些惶恐地摇了摇头。

    对于这少年的身份,她自然是知晓的,也正因为知晓才让她此时如此局促。

    毕竟他可是镇海楼掌门嫡传弟子,登云榜七席之首,整个七云州都排得上名号的天才修士。

    “那老掌柜的青狮拳中已有大道真意,就算那夙夜不弃剑用拳,也未必能胜。”

    独孤晋对于那黄雀的言语却是不以为然。

    “那种东西有什么稀奇的?”

    少年黄雀说着将一粒花生米放在掌心,然后轻轻一拍掌令其自动飞入自己口中,最后一边笑眯眯地咀嚼着一边说道:

    “我这一手也有大道真意。”

    独孤晋无语。

    从第一次见面起,他就不怎么喜欢这个白天睡觉晚上赌钱嘴里总是冒出些古怪言语的少年。

    哪怕他来自镇海楼。

    “等去了天外天,你就明白了。”

    黄雀笑呵呵地拍了拍独孤晋的肩膀,顺势将那只刚扣过鼻子的手在独孤晋肩膀上擦了擦。

    独孤晋脸色铁青。

    正当一旁玄素思忖着该如何缓解一下两人之间尴尬气氛时,杀生台上忽然响起了掌柜云桑的声音——

    “今夜第三位赴宴者,镇海楼黄雀,仇家断头谷夙夜、断头谷木棉、断头谷蔷薇。”

    就跟客栈的其他客人一样,独孤晋跟玄素对于黄雀今夜调整老掌柜的举动并不意外。

    “轮到我咯。”

    黄雀笑着拍了拍手随后站起身来。

    而在他起身的一瞬,独孤晋跟云桑发现,他周身的气息骤然一变,由那种云淡风轻变作了冷冽噬人,就仿佛变成了一柄锋利无匹的剑。

    “其实我还挺喜欢这个客栈的,有得吃有得玩,不过既然老头子发话了,那就没办法了。”

    黄泉一边说着一边长长地伸了个懒腰,随后手搭在腰间长剑剑柄上,脚步轻松地朝杀生台走去。

    ……

    断头谷几人所在的席位。

    “我不明白。”

    断头谷蔷薇一脸困惑地看向夙夜。

    “我也不明白。”

    表情憨厚的木棉也皱眉看着夙夜。

    “不明白我为何会输?”

    夙夜喝了一口酒,眼睛看向杀生台,头也不回地问道。

    “是。”

    蔷薇用力一点头。

    在两人看来,夙夜并未尽全力。

    “知道我为何弃剑用拳吗?”

    夙夜又问。

    “老大你想在拳法上堂堂正正胜过老掌柜。”

    木棉一脸认真地回答道。

    “那你也太小瞧我了。”

    夙夜冷笑。

    “那是为何?”

    蔷薇问。

    “因为那时候我已经发现,至少在这杀生台上,我赢不了那位老管家,既然如此还不如借此机会淬炼淬炼拳意。”

    夙夜淡淡道。

    “我还是不懂。”

    蔷薇仍旧摇头。

    “看完接下来这场比试,你们就明白了。”

    夙夜又喝了口酒,然后目光重新看向杀生台。

    ……

    杀生台,一等席。

    “咕隆、咕隆、咕隆~”

    老管家将张无忧递来的一碗鱼汤一饮而尽。

    “镇海楼这位少年,目前我们手头上没有任何相关情报,而他也将气息隐藏得很好,老伙计你与他交手时千万慎重,第一步先探探底。”

    老猿脸色凝重地看向老掌柜。

    “放宽心。”

    老掌柜拍了拍老猿的肩膀。

    “我也该下去了。”

    他将手中的汤碗放到桌上,随后看向众人。

    “桌上这些菜都没怎么动,等会拿来做庆功宴,老管家你不介意吧?”

    张无忧指了指桌上那摆得满满当当的火锅食材,随后看向老掌柜。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

    老掌柜咧嘴一笑,随后忽然一脸认真地向张无忧问道:

    “恩公你相信我会我赢?”

    “八足黑云犬,赤胆忠心,一诺千金,纵有一日吾辈养鱼人为天下人所弃,汝亦可信其忠诚。”

    张无忧念出了一位前辈养鱼人对于八足黑云犬的评价。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