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都市 >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 0409.雪奈:给你5分钟(二合一)

0409.雪奈:给你5分钟(二合一)

    “最后就是葵了......”

    “葵是我们之中唯一的灵王,如果冥界出了什么事情,她很难离开。”

    “我猜她现在还在冥界,只是被什么困住了,所以找葵还得从禁区下手,御天面具的传送能力在冥界才能达到最强,等到了禁区的最顶层,我打算试试能不能回一趟天道。”

    以前,姜直树遇到问题喜欢找雪奈姐商量一下。

    如今商量不了了,说一说也能舒服一些。

    卷起一律亚麻色的头发,姜直树最后说:“我A级了,按照约定你该是我的了,可惜你不记得我了,我舍不得下手,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

    地狱漩涡是他惹出来的,回天道既是找葵,也是处理漩涡的问题。

    “或许当初真的不该救我。”

    姜直树钻进了被窝,很快睡着。

    几分钟后,久之田雪奈醒来,发了一阵呆,随后抱住他重新入睡。

    ......

    第二天。

    姜直树又是在姐姐的腿上醒来的。

    一遍衣来伸手,雪奈姐做饭,姜直树欣赏。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啥,直树感觉今儿的早餐格外可口,夸赞了几句。

    饭后,织子先来电话。

    姜直树说一切都好,但回去还需要过几天。

    织子说高仓市的禁区已被摧毁,各小队的任务转为清理诅咒。

    “啊,这么快就毁了?”

    他的打算是陪完姐姐和菜学姐麻理,先去京都,后回高仓上第九层。

    另一边,整理家务的久之田雪奈问道:“是谁的电话,女朋友?”

    姜直树回答:“是织子,八云织。”

    电话里的织子听出了直树姐姐的声音,本还想多聊几句,果断放弃。

    ......

    高仓姜家。

    织子打电话,一群人等着。

    高木健率先忍不住,织子刚刚挂断电话便问:“怎么样,直树大哥怎么样了?”

    “直树说他挺好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在后面。

    织子说:“直树好像真的找到他的姐姐了,他们现在在一块。”

    七濑表示不信。

    准确的说是不想见到那个女人。

    催生、催生,柳生十兵卫失踪以后,柳生家已无人拥有催生的资格,姜直树的姐姐有。

    七濑少女还有点吃醋,因为那个女人在独享姜直树。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最终大酒门一锤定音,“没事就好。”

    二楼,花田花子拉着悠子走下来,“高仓市的禁区已确认清理完毕,诅咒的出生率正在下降,大概再过三天,我们就可以向上面提交抽调人手支援久田市的申请,不需要着急。”

    “然后。”花田花子说,“人间已禁止S级入场,假如刚才织子听到的真的是姜直树的姐姐,那么现在的她就不是S级。”

    七濑纯举手,“有没有可能,那边的女人是个骗子?”

    花田花子说:“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不过姜直树在久田市的住处一定是姜神社,所以几率也不大。”

    姜神社那扇门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而进门的审批权貌似不在姜直树手里。

    仅凭这一点,冒充姐姐欺骗姜直树的几率便是不大。

    ……

    回归久田市。

    姜直树强拉着雪奈姐去逛街。

    有些第一次,他不能强迫雪奈姐,有些不算。

    逛街的主要目的是给姐姐买漂亮衣服和好吃的,最终久之田雪奈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姐姐变身!

    空姐、兔女郎姐姐……呸呸,并没有。

    姜直树先给姐姐买了几条漂亮裙子,后来发现以雪奈姐的大长腿,穿裤子同样漂亮的不得了。

    于是试衣服、试衣服、试衣服……把雪奈累得不行。

    而姜直树也终于见到了紫黑JK、梅花袍之外的雪奈姐,大包小包十几套衣服入手,直树才算心满意足。

    久之田雪奈说:“为了买这些衣服,就浪费了一天时间?”

    “怎么能叫浪费呢。”

    姜直树纠正道:“我已经好久没给雪奈你买过衣服了,过段时间我又要出差,虽然我们昨天从网上买了一些,还是填不满你的衣柜。”

    “你买这么多衣服,我也穿不过来。”

    姜直树摇手指,“这些……”

    大包小包中的一小部分,“是可以出去穿的。”

    “这些,是穿给我看的。”

    久之田雪奈送他一记白眼。

    今日的收成里,不仅有衣服,还有袜子。

    姜直树说雪奈整天穿裤袜对腿不好,于是买了筒袜、长袜、短袜,颜色也不全是黑色。

    反正,东西已经买了,买了早晚要穿,穿上了……穿上了好看呀。

    ……

    简单的晚餐过后,姜直树的工作时间到。

    昨日的酒店,昨日的学姐,姜直树强拉着龙崎麻理去逛夜市。

    “姓姜的,你今早不说一声就跑了!”

    麻理学姐的气还没消呢。

    闻言,姜直树亲了她一下。

    “别想糊弄我,哼。”

    又亲一下,又亲一下。

    “我说了,你糊弄不了我。”

    姜直树又又又亲了一下。

    麻理嫌弃地抹脸,“都是你的口水。”

    姜直树再次靠近。

    “好了,明天不许这样了。”

    打完收工。

    久田市的夜市蛮热闹的,姜直树与龙崎麻理边走边除灵。

    他们遇到了一名奇怪的小偷,专偷女孩子的底裤,比较坑的是,不管他怎么出手,女孩子过一会儿才会发现。

    处理掉灵,姜直树发现那个人本来就是小偷,打电话报警。

    临走前,龙崎麻理补了两拳。

    一盒小寿司入手,麻理学姐的心情逐渐好了起来,“最讨厌这种变态的贼,就应该通通枪毙。”

    说完这句话,麻理发现姜直树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了?”麻理问道。

    姜直树摇摇头,“启动我的新咒术透视眼!”

    龙崎麻理打了他一下,“哪有这种不正经的咒术。”

    姜直树重新睁眼,“不相信?”

    随即指向麻理的下半身,“粉红色。”

    “!!!”

    麻理学姐当即羞愤道:“你偷看我换衣服!”

    姜直树纠正,“怎么能叫偷呢,你自己换衣服不关门,我坐在外面抬头就能看见镜子里面的你。”

    “你还是偷看了。”

    “我觉得那件带花边的更适合你。”

    装完了就跑,姜直树。

    龙崎麻理在后面追,前面忽然停下,后面的就又吃亏喽。

    ……

    正经的第二天。

    龙崎麻理从大床上醒来,身边又没人了。

    床头柜多了一张留言条,上面写着:晚上再来找你。

    这跟不辞而别没有区别!

    麻理还知道,姜直树是回家陪他姐姐去了。

    “渣男!”

    不过骂归骂,龙崎麻理起床换衣服,吃早餐收拾行李,并未像昨天一样主动联系某人。

    “我该回学校了……”

    麻理学姐气鼓鼓地说:“你跟我玩消失,我也跟你玩消失,我要走了,我不告诉你!”

    语罢,龙崎麻理一阵颓废。

    因为她不想走……

    哪怕只是夜里,姜直树也是分出一半时间来陪自己。

    她一走便是零,至多发发信息打打电话。

    “我想退学……”

    感情上是这样的,但理智告诉麻理不行。

    现如今,每多杀死一头诅咒,父亲和蛟蛟回归的几率便大一分。

    她要退学,同样需要回校办手续,非常时期,这一办很有可能就是许多天。

    想到这儿,龙崎麻理对着纸条说:“我走了,略略略。”

    退房之前,她把这张纸条收进了口袋里。

    某人的字好丑,仔细去看倒也蛮好玩的。

    龙崎麻理从没见过写字这么丑的人,下次见面刚好拿这个嘲笑一下姜直树。

    “我真的走了!”

    龙崎麻理离开了酒店。

    进入火车站前。

    “我真的走了!”

    麻理坐上了车。

    距离列车启动还有10分、9分、8分钟。

    麻理不再看时间看外面,闭上眼睛在心里骂某个名字。

    正这时,“我猜今天你穿的是昨天我推荐的那一件。”

    “姜直树!”

    龙崎麻理一把抱住身边的男人,狠狠地A了上去。

    倒计时5分、4分、3分钟。

    两人改为静静地坐在一起。

    冲动过后的麻理些许害羞。

    “我刚才……只是……”

    姜直树笑着说:“嗯嗯,我懂,太喜欢我了,情不自禁。”

    “你胡说!”

    “那假如我让你别走了留下来……算了,不能因为我影响了你。”

    再一次,深情地抱了一下,姜直树在龙崎麻理雪白的脖子上印了一颗草莓。

    “这样所有人就都知道你是有男朋友的了。”

    姜直树把一枚【食粮】塞进麻理的手里,“遇到危险捏碎它,我会立刻来救你。”

    说完这句话,直树便离开了,目送列车驶远之后。

    列车上,龙崎麻理的口袋里多了一样东西,心情又好了一些。

    他来送自己了……

    说明,他还是非常关注自己的。

    只不过,“他也是笨得要命,他怎么知道我不愿意为了他留下来?……哼。”

    ……

    送走了菜学姐麻理,姜直树的生活重新变成两点一线。

    陪姐姐、陪姐姐,顺便杀些诅咒给小小的雪姬填饱肚子。

    不管有没有记忆,雪奈姐对姜直树的感情是不变的,虽然对他过分的举动依旧持拒绝态度,总的来说还算有进步。

    比如,姜直树洗澡,让姐姐进来擦背,雪奈便不会拒绝。

    姜直树让雪奈帮忙捏腿,雪奈也不会拒绝。

    主要帮忙是相互的,昨天是雪奈帮直树,今天,姜直树便有理由帮助她。

    ......

    水气腾腾,水气腾腾,久之田雪奈坐在大浴盆当中洗澡。

    她已经失去记忆许多天,只记得自己叫什么,自己的家叫做姜神社。

    对了,她的男人叫姜直树,一个花心、总惦记占便宜的家伙。

    “真的是越来越拿他没办法了。”

    久之田雪奈捧起一些水,放在脸上,任由它们流下去,“姜直树分明就是属猴子的,给他一根杆子,他就敢往上爬。”

    对于正经的亲吻、拥抱,雪奈不排斥,然后姜直树亲够了便一次次下手。

    雪奈给他设下了界限,姜直树满口答应,然后一点一点突破界限,雪奈现在胸口那一块青,就是被他给捏的。

    还有还有,他总想碰雪奈的脚,按理来说,这其实也没什么,但雪奈上网查过了,这是一种病,放任的话会越来越严重,所以雪奈打算过段时间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

    右脚伸出水面,皮肤太过娇嫩的原因,从脚指头到水平面十分的红润。

    雪奈也得承认它很漂亮,但也不至于迷恋呐。

    “你在干什么?”

    来自雪奈身后的声音。

    “哗啦啦啦”!

    鱼缸当中的水洒出好多,雪奈赶紧抱住毛巾。

    “姜直树,你这样吓死个人知不知道?!”

    来人自然是被认定为心理有疾病的姜直树。

    “你也吓到了我......”

    被溅了一身水的姜直树说:“刚才我有敲门,没人回应我,我怕你出事才进来看看。”

    “我早就不相信你的鬼话了。”久之田雪奈冷下一张脸。

    “我说的是事实。”

    语罢,直树亮出毛巾,“昨天咱们说好的,不能你总帮我擦背,我也要帮你擦。”

    “当时我说过不用了。”

    “是咩,我怎么没听到。”

    说话间,雪奈的后背已被推离了浴缸的边沿,姜直树把手中的毛巾沾湿,轻轻地擦了起来。

    嗯......根据近些天的相处,姜直树得知,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好言商量是一方面,该强硬的时候也要使用强硬的手段。

    “衣柜终于填满了,你一个柜子,我一个柜子,穿几个月指定够用。”

    “像盆啊碗啊,一些日用品,我也买了,你做饭时不时就要碎个碗什么的,多预备一些剩得你再去跑冤枉路。”

    “我不太会做家务,所以家里面的是还得多麻烦你。”

    “我知道你其实在意我在外面的女人,我能答应你,除了葵,不让别的女人住进姜神社。”

    “葵你是认识的,小时候我们一起长大,我旁边的旁边的房间就是葵的。”

    “另外......”

    久之田雪奈打断他,“你要离开久田市了对不对?”

    姜直树嘿然一笑,“过不了几天,我会回来的。”

    “几天是几天?”

    “大概两三四五天。”

    雪奈说好,“五天之后,你要是不回来,我就把你家房子给烧了。”

    “!!!”

    姜直树:震惊。

    在他的记忆当中,雪奈姐没有烧房子的爱好。

    这时,久之田雪奈又把刚的那条腿伸出了水面,“给你5分钟,只有5分钟,不许跟我讨价还价。”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