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玄幻 > 迟到魔王的奶爸人生 > 第八五七章 与神“共舞”(二十八)

第八五七章 与神“共舞”(二十八)

    迟小厉嘴角含笑,模棱两可地晃了晃头:“你猜呢?”

    “哼。”

    瑟拉斯回以冷笑,滔滔魔力源源不绝汇聚胸前,圆剑之上银色螺纹再次发出璀璨的光亮。

    “不论你用了何种方法切断我与他们的命运连线,终归只是投机取巧的小道,看我把他们揪出来,希望到时候你还能保持现在这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瑟拉斯圆剑倒转,如同握笔般在空中虚划几下,迅速构成一个足有上百道边的多角形。

    迟小厉眼睛一眯,随着那古怪魔法阵雏形完成,耳边仿佛响起一声悠远深邃的呼啸之声。

    瑟拉斯动作越发神速,圆剑在空中晃出无数幻影,仿若游龙畅游,最终聚集成一道由奇光异彩构成的巨龙虚影。

    与此同时,瑟拉斯体内瞬间爆出难以想象的魔力潮涌,晴空万里的白昼瞬间被拉入某种玄妙的黑暗,天、地,乃至周围一切景色全部消失不见,也失去了界限边际,只剩下星空般星星点点的浩瀚缥缈。

    迟小厉微微张开嘴巴,倒不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到,而是对方施展出的手段,再次刷新了他对魔法的认知,将本就极为广阔丰富的魔法理解再次拓宽一大部分。

    望着周围浩瀚缥缈的“星空”,迟小厉心底竟隐隐生出几分明悟,却又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想要忽视又格外清晰,想要抓住却又始终无法窥视真相。

    迟小厉表情的变化,全部落在瑟拉斯眼中。

    这位命运神使嘴角噙起一抹冷笑,即便迟小厉掌握上百种魔法,但第一次见到自己“命运推衍术”,表现出该有的震惊也是理所应当。

    而接下来……还会有更令他震惊、绝望的事情发生。

    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两人,瑟拉斯手中长剑微颤了一下,发出一声轻鸣,接着周围星云密布的光点仿佛受到了召唤,马上有数百道光芒照亮周围,仿佛故意将自己凸显出来。

    “果然还活着!”

    瑟拉斯冷笑一声,眼中杀意转瞬即逝。

    一眼扫过,便记住所有星位,瑟拉斯抬起左手,轻轻拂过剑身,一缕魔力不着痕迹在剑身流转开来。

    下一瞬间,上百道无形冲击自剑尖喷薄而出。

    而站在远处仿佛仍陷入震惊无法自拔的迟小厉,对此毫无察觉,依旧痴痴愣愣的望着漫天星空。

    瑟拉斯也有过一瞬间的怀疑,不过很快便否定了那种猜测。

    就算迟小厉一再超出他的预料,甚至拥有能够瞒天过海的手段,但终归逃不过自己激发全力的命运搜索。

    所以现在会有这种表现实属正常,毕竟在亲眼见识到如此浩瀚无边的“命运”,哪怕只是自己通过秘术展现出来的投影,依旧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至圣领域之下的人,在进入这命运宇宙的一瞬间,就会承受不住诸多因果所施与的压力,当场暴毙而亡。

    而即便是至圣强者,哪怕精神力无比强韧,也只是勉强能够承受这种虚无缥缈的威压,哪怕只是朝周围扫一眼,也会无意识接受成千上万生灵的命运影射,运气差一些,很有可能直接被震晕过去。

    瑟拉斯倒是希望能够省事一点,可迟小厉仅仅只表露出一丝呆滞,精神力并未出现涣散的迹象。

    联想到迟小厉之前的种种手段,虽然故意露出弱点,引他过去的可能性极低,但瑟拉斯仍旧不准备承担哪怕一丝一毫的风险。

    无论迟小厉是不是在“装傻”,他都不会轻易过去,先将那一百多人锁定斩杀,之后再考虑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出去与他厮杀。

    虽然在这里战斗,算是瑟拉斯的主场,自然有巨大优势,但维持秘术对他同样是一种巨大消耗,加上迟小厉瞒过命运搜寻的手段至今不明,被自己用秘术重新锁定,也不代表不会造成其他危害。

    万一迟小厉在这里用些卑鄙手段,或许会让尚未痊愈的旧伤复发,到时耽误了诸位大人下一步计划,自己可就万死莫辞了。

    因而瑟拉斯决定,排除掉任何不利可能,以最稳妥的方式解决战斗。

    而就在迟小厉愣神的几秒内,那仿佛远在万里之外的上百颗明星,竟同时闪烁摇曳,之前还像黑夜中的萤火虫无比亮眼,可马上就黯淡下去,如同一根根被吹灭的蜡烛,逐渐融入幽黑深远的夜幕之中。

    眼看所有光点逐一灭掉,瑟拉斯心中越发安定下来,表情再次恢复之前的从容不迫。

    “你千方百计藏起来的那些人,已经被我找到了。”

    迟小厉仿佛这才回过神来,循声望来,脸上瞬间浮现一抹警惕,迅速收敛精神力,再不敢窥探周围一眼。

    瑟拉斯心中大定,迟小厉之前果然被命运的投影所摄,而不是偷偷又搞什么小动作。

    “如果你有办法检验,可以看看刚刚被我‘捏爆’的那些人,现在是什么下场。”

    迟小厉目光一凝,;冷笑道:“想用这种幼稚办法引我分心?”

    嘴上这么说着,迟小厉右手却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下一秒脸色大变。

    “不好!”

    瑟拉斯扶了扶脸上的眼镜,圆剑在半空中划过半圈缓缓入鞘,举手投足间尽显从容不迫。

    反观另一边的迟小厉,则神情愈发焦急,气恼地跺了一脚:“怎么就忘了提醒欧尔迈,千万不要吃莉莉做的食物,这下子……唉,可是害苦了那些弟兄们!”

    “看来你已经只知……嗯?”

    瑟拉斯脸上的表情一怔,怎么与自己的预期出入这么大?

    迟小厉沮丧万分的摇了摇头,感受到对面射来的目光,抬头苦笑道:“抱歉,之前又得照顾这边,又得忙活另一边,实在有些分身乏术,本来好不容易以为全部搞定,结果还是出了一些疏漏……”

    瑟拉斯眼皮跳了一下,一种微妙的感应在脑中响起,让他脸色瞬间微变。

    手腕翻转间,出一张黑色漆面的纸牌浮现于身前。

    看到牌面的一瞬间,瑟拉斯瞳孔猛地缩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迪玛利奥的命运线,断了!

    “铿”的一声,长剑再次出鞘,瑟拉斯指尖在剑身上轻轻一弹,伴随着轻灵回音过后,一抹无形魔力激射而出。

    半分钟后,瑟拉斯终于确认——乾坤听书网

    迪玛利奥已经死了。

    迟小厉脸上依旧噙着那副欠揍的轻佻笑容,瑟拉斯盯视数秒,轻缓一口气。

    这种时候任何情绪波动,都会落入对方的陷阱。

    “欧尔迈……”

    瞬间平复心情,瑟拉斯口中嘟囔一声,两指间再次闪现一张黑牌。

    虽然对那个拜迪钻石榜上第一名、同时也是传闻中“守墓人”现任首领的剑士了解不多,但迪玛利奥的死如果真和他有关,瑟拉斯至少能推算出他的位置与状态。

    空无一物的黑色牌底,缓缓显现出一幅画面,然而还未等那扭曲杂乱的线组成有序图案,竟突然之间支离破碎,仿佛被人强行抹去一般消失不见。

    瑟拉斯猛地意识到什么,将失去用处的黑色纸牌捏碎,目光阴沉地望向对面。

    手中的魔法阵彻底散去,迟小厉一拍脑袋,“哎呀呀,差点忘了你有顺藤摸瓜的本事,好在还是能够弥补一下。”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却在瑟拉斯心中掀起狂风骇浪的冲击。

    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迟小厉竟然能够在这里,在自己的秘术空间内,在他这位命运掌控者的眼皮底下,光明正大地对外界他人命运线进行干扰!

    而在纸牌出现异样之前,他竟然没有察觉到对方出手的痕迹!

    与之前见到的那些讨伐队成员不同,瑟拉斯对欧尔迈可以说毫无了解,甚至连不灭信仰传回的关于此人的情报都少之又少,即便他手段如何通天,也不可能据此建立起联系,更不可能使用秘术将其命运锁定。

    而迟小厉似乎仅仅只是简单的将欧尔迈与迪玛利奥之间的联系斩断,就让他彻底失去了追踪下去的办法。

    不过在命运线消失前的那一刻,瑟拉斯还是模糊感应到了他的距离,应该就在渊域之中!

    根据不灭信仰传回的准确情报,讨伐队中根本就没有“守墓人”加入,欧尔迈又是如何进入渊域的?

    瑟拉斯不由联想到稍早之前,贝努克四人前往大陆执行“神降”计划,欧尔迈原本被定为最后可能破坏行动的假想敌,结果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似乎又为他不在大陆提供了证明。

    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瑟拉斯不得不确定,巴布大陆最后一位至圣强者,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渊域。

    想到迪玛利奥联系中断的时间点,瑟拉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略带不可思议地看向对面。

    难道之前在火焰中迟迟没有现身,不是因为迟小厉预备了陷阱,想引自己过去,而是精神放在另一处地方?

    就像是障眼法被破除,一事通百事通,瑟拉斯顿时感觉之前所有杂乱的线全部理清。

    维奥尼亚、迪玛利奥分别前往熔岩炼狱与荒漠绿洲,两人先后出事,其间却是有一定的时间差。

    维奥尼亚原本已经传回任务完成的信号,结果没过多久便消失不见,虽然能够确定人还活着,但瑟拉斯已经无法锁定她的具体位置。

    这件事让他意识到事情脱离了原本的轨迹,当机立断直接对这边下手,结果迟小厉突然“诈尸”,让本就疑点重重的迷雾越发浓郁,也让瑟拉斯不得不谨慎应对。

    然而现在想起来这种“谨慎”,却是又落入了对方的陷阱!

    迟小厉或许也没想到这边会提前动手,与此同时迪玛利奥赶到营地,或许已经开始杀戮,迟小厉便故步疑兵,借机拖延时间,分神先处理营地的危机。

    如果当时自己果断一些,直接对其他人出手,或许不能改变迪玛利奥的结局,但最少也不会让迟小厉的诡计得逞,瑟拉斯一定让那一百多人为迪玛利奥陪葬。

    只可惜现在恍然为时已晚,迟小厉成功争取到时间,将迪玛利奥交给欧尔迈应对,然后回到这里,继续与他对峙。

    而自始至终,自己都被蒙在鼓里,还跟个蠢货一样自以为是得意洋洋,觉得终于遇到一个有趣的对手。

    被人像狗一样戏耍,瑟拉斯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额头青筋乍现,气极反笑道:

    “纳乌拉那些人是被你救走的,迪玛利奥八成也是中了你的奸计,如果欧尔迈早就在营地埋伏,你也不需要分神过去……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在我眼皮底下完成,我却毫无察觉,妙,实在是妙……也是彻头彻尾被当成蠢货了呢。”

    “不过——”

    瑟拉斯神色一冷,眼中满是逼人的杀意,“你还是没能保下他们!而且你很快就会发现,不光这一百五十人,所有讨伐队成员,都会在不久的将来全部暴毙,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当然,这一幕你多半看不到了。”

    瑟拉斯已经作出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拼着损耗自己的根基,甚至旧伤复发,也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你到底在说什么?”

    对于瑟拉斯的威胁,迟小厉先是露出茫然之色,接着像是有所恍然,点了点头,轻笑道:“难道你以为杰诺尔和泰武穆德他们已经死了?”

    瑟拉斯表情一怔,旋即冷笑道:“你以为他们还活——”

    话音未落。

    迟小厉突然弹了一声响指。

    瑟拉斯下意识作出防备动作,结果却没有丝毫异常。

    不。

    不是没有改变。

    远处浩瀚缥缈的“夜空”背景下,似乎多了那么一些微不足道的亮光。

    瑟拉斯神情骤变,瞬间解除秘术。

    两人仍站在原地,像是自始至终都未移动过。

    而迟小厉身后,乌压压上百人的目光,依旧聚焦在两人身上。

    “不可能——”

    瑟拉斯再难保持之前的淡定从容,看到那些本该被自己抹除的人仍好端端站在那里,一抹惊惧油然而生。

    迟小厉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那种身心俱疲、意识仿佛要炸裂的痛苦,趁着瑟拉斯动摇的瞬间,在杰诺尔耳边传了一句话。

    “接下来要靠你了。”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