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都市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253鲜活(二更)

253鲜活(二更)

    “姐!”

    楚云沐跳脱欢快的喊叫声自亭子外传来。

    楚千尘抬眼望去,就见小家伙愉快地对着她招了招手,笑得合不拢嘴,“姐,我们一起来骑马啊!”

    后方,楚云逸终于让他挑得那匹白马听话了一些,背着他慢吞吞地跑了一圈。

    顾玦放下茶杯,提议道:“干脆我们出去遛遛马吧?”

    楚云沐的眼睛更亮了,正要答应,被楚千尘抢先了一步。

    “好!”楚千尘乐了。

    她很久没有和王爷出去遛马了,去高陵庄的那次根本就不叫遛马,是赶着去救人。

    楚千尘生怕他反悔,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拽着他起了身,有些急切地催促道:“我们现在就去!”

    身着红色骑装的少女风风火火地往外走,小脸上的笑容分外的灿烂甜美。

    顾玦垂眸注视着她捏在自己手腕上的右手,低低地笑。

    只是这么看着她神采飞扬的面孔,他的心中就柔软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两人从亭子一前一后地走出,沐浴在璀璨的阳光下,皆是眉眼含笑。

    楚云沐觉得他跟他姐简直就是心有灵犀,在旁边扯着嗓门附和道:“我要去!我和大哥也要去!”

    “姐夫,你昨天答应了带我去遛马的。”

    小家伙兴奋极了,瞳孔像是在发光,深怕他和楚云逸被楚千尘和顾玦给落下了。

    顾玦本来就是打算带他们一起去遛马,笑着颔首。

    楚云沐乐得差点没在马背上起舞,楚云逸压抑着快要翘起的嘴角,觉得小屁孩实在是太不矜持了。

    想着楚云沐太小,楚云逸想提议让他与他共骑,可话刚到嘴边,就见楚千尘清清淡淡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楚云逸的心中莫名地咯噔一下,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浮了上来。

    他的预感没错。

    一炷香后,当他们一行人从宸王府出来时,楚云逸简直就要捶胸捣足了。

    楚千尘、顾玦与楚云沐都是骑着马出门的,唯有楚云逸坐了马车,他的那匹白马暂时由江沅骑出了门。楚千尘说了,他重伤刚愈,还不能策马疾驰,不能劳累,也不能长时间骑马。

    一直到他们一行人来到西城门附近时,楚云逸还是坐在马车里。

    “咳……”楚云逸挑开窗帘一角,干咳着清清嗓子,想问他现在可以下马车了吗,可抬眼看出去时,目光正好对上了楚云沐得意洋洋的小脸。

    楚云沐才五岁,他当然不是自己骑马出来的,而是和顾玦共骑。

    本来楚千尘想让楚云沐与她一起共骑的,可是楚云沐说了,他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跟姐姐共骑,于是,顾玦就把他给接手了。

    楚云沐还因此第一次骑上了绝影的背,乐得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觉得人生都圆满了。

    “大哥,你感染了风寒吗?”楚云沐一边说,一边还炫耀地对着楚云逸扮了个鬼脸,毫不掩饰脸上的炫耀之色。

    楚云逸:“……”

    这下,楚云逸原本要说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气得差点没赏这小屁孩一个爆栗。

    这一瞬,楚云逸第一千零一次地后悔了。

    他真的知错了,以后他绝对不随便作死了。

    这时,马车的速度缓了下来,前方进出城的人太多了,路人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井然有序地出城。

    “九爷,真是巧了!”

    马车后方突然传来一个有些耳熟的男音,吓了楚云逸一跳,赶紧放下了窗帘。

    他堂堂楚家大爷居然坐马车,简直丢死人了。

    这要是被熟人看到了,那简直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来人的这声“九爷”唤的自然是顾玦。

    楚云逸好奇地闻声望了过去,七八丈外,一个三十余岁、身着靛蓝直裰的男子骑着一匹白马也朝这边而来。

    蓝袍男子一手抓着缰绳,一手还拿着一把折扇,画着一幅水墨山水画的折扇悠闲地扇动着,风流倜傥,俊逸潇洒。

    江沅生怕楚千尘不认识这人,附耳对她说道:“王妃,他是康鸿达。”

    顾玦对着康鸿达微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神情冷淡。

    康鸿达拉住缰绳把马停在了一丈开外,含笑的目光落在与顾玦并骑的楚千尘身上,笑容温和可亲。

    “这位是九夫人吧?”他收起折扇,握着扇柄对着楚千尘揖了揖手,“两位成婚时,我恰好不在京城,没能去王府喝一杯喜酒,真是可惜了。”

    康鸿达的神情之间瞧着十分热络,若是不知情的人,怕以为他与顾玦是什么知交故友呢,比如楚云沐,就好奇地来回打量着二人。

    楚千尘连招呼都懒得跟康鸿达打,垂眸摸着红马油光水滑的鬃毛。

    她当然知道对方是康鸿达。

    她前世没混过内院,所以那些王妃郡主、诰命夫人以及各府的贵女,她认识得不多,反倒是这些朝堂上的显赫人物知道得不少。

    康鸿达又怎么样,别人会怕他康鸿达,她可不怕!

    楚千尘是不屑理会康鸿达,可康鸿达只以为她一个内宅妇人不敢直视外男,根本不在意。

    或者说,康鸿达根本没把这位年纪小小的宸王妃放在眼里。

    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瞥了瞥楚千尘身旁的马车,眼底掠过一抹思忖的光芒。

    既然宸王妃就在这里,那现在躲在马车里的人又是谁呢?

    对了!

    康鸿达眯了眯眼,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这马车里的人该不会是乌诃迦楼吧?!

    现在乌诃迦楼下落不明,唯有护送他回昊的顾玦也许知道他的下落,以顾玦的胆大包天,就算悄悄把他带回了京,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今天乌诃度罗派了使臣过来面圣,顾玦肯定也听闻了这件事,所以才急赶着把乌诃迦楼送出京。

    想着,康鸿达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件事还是皇帝太莽撞了,太子提议皇帝出京迎顾玦,皇帝就算不高兴,也可以让太子或者自己去迎顾玦回来,那么顾玦理所当然要进宫去向皇帝复命,皇帝也可以从顾玦口中探听一些关乎南昊的事。

    偏偏皇帝一遇到顾玦的事,就犯糊涂。

    只是弹指间,康鸿达已是心思百转,但面上不露分毫,反而笑意更深。

    “这几年不见,九爷风采更胜从前!”他笑道,“对了,九爷不是刚从昊国回来吗?怎么不在王府好生休息休息?”

    楚千尘心中不耐,玩着手里的缰绳。

    王爷难得带她出去遛马,这人叽叽歪歪的,哼,真是讨厌。

    她恨不得扎康鸿达一针,可偏偏她的针包在马车里。

    顾玦的眼角也瞟到了她的小动作,薄唇微翘,淡淡道:“不需要。”

    康鸿达故意多看了马车几眼,想试探顾玦的反应,然而顾玦根本不在意他的目光,让康鸿达有些摸不准了。

    难道他猜错了?!

    康鸿达又朝马车看了过去。

    马车里的楚云逸比楚千尘还要不耐烦。

    他们眼看着就要出城了,楚千尘跟他说好的,出了城门就许他骑马的,怎么外面这人就没玩没了!

    楚云逸忍了又忍,实在是忍不下去,再次掀开了窗帘,正好与康鸿达四目相对。

    楚云逸的第一反应是尴尬,第二反应就是这人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奇怪?

    他的记性一向很好的,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呢?

    楚云逸微微蹙眉,苦思冥想着。

    康鸿达一眼认出了曾在十四楼有一面之缘的楚云逸,薄唇翘了起来。

    上次在十四楼见过后,康鸿达刻意吩咐下人打听了一下,知道这是宸王妃的胞弟,永定侯府的大公子。前不久,楚云逸还在元清观护了皇帝一把,挣了个救驾之功,也保住了楚家的爵位,听说当时还受了伤。

    康鸿达的目光在楚云逸年少俊美的的脸上流连了一下,觉得少年比起之前瘦了一点,脸色也苍白了一点。

    莫非顾玦是特意带伤病刚愈的楚云逸出来玩的?看来顾玦对他刚娶的这位王妃果然上心,都愿意腾出时间来招呼王妃的胞弟。

    楚云逸不太喜欢康鸿达的目光,要是顾玦与楚千尘不在,他已经拍拍屁股走人了。

    楚云逸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不能惹他姐生气,不能惹他姐生气。

    “沐哥儿,你别‘麻烦’姐夫了,还是上马车吧。”楚云逸故意放慢语速道,瞪着楚云沐。

    他板着一张脸,自认是长兄如父,看在康鸿达的眼里却是另一种风情。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果然鲜活!

    康鸿达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