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其他 > 婚殇,迷城内的花朵 > 第二百三十二章、守株没待着兔

第二百三十二章、守株没待着兔

    李木盯着那具枯骨,没敢轻举妄动。

    “姐夫,怎么样了?”

    林坤从洞口钻了出来,李木低声骂道:“笨蛋,不是叫你不要出来吗,怎么不听我的话?”

    “婉姐不放心,叫我们三个出来帮你!”林坤小声回答道。

    此刻,他也看到了那副枯骨,忍不住咦了一声。

    “这是谁呀?”

    “不清楚,不要乱碰这里的东西,多加小心!”

    说话间,紫星小姐俩也钻了出来,先后看到了那具枯骨,也都觉得有些奇怪。

    “木大哥,干脆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吧?”紫星低声建议道。

    李木犹豫不定,对她问道:“枯骨能被炼成尸傀吗?”

    “不能,骨头就是骨头,除了煞尸骨有用外,普通的尸骨什么用都没有。”

    “那就不要动他,这里的面积很大,不像我们之前看到的石屋,我怀疑这是一间地下石室,大家散开去找出口,记住,什么都不要碰!”

    四个人分散查找,出口很好找,几乎是眨眼间,就被他们找到了。

    尸骨正对的方向有一个走廊,一条楼梯逐级向上,冷风从上面呼呼的倒灌下来,甭问了,楼梯的尽头就是那间石屋。

    李木吩咐小姐俩把其他人带上来,自己朝林坤摆了一下头,两个人一人握着一把工兵铲,顺着楼梯,慢慢的朝上摸去。

    楼梯的尽头果然是那间石室,屋子里面空无一人,李木让林坤守在楼梯口,独自一人摸到院门口,偷偷的向外张望。

    过了一阵,听到身后传来微弱的脚步声,李木没有回头,知道是自己的同伴跟过来了。

    “发现什么了?”林婉来到他的身边,轻声询问道。

    “除了这间石屋外,其他院子里的房间都住人了,还不清楚对方的底细,不知道是敌是友!”

    “会不会是那些尸傀?”

    “尸傀用烧火吗,不是尸傀,是人!”

    林婉凑到他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果不其然,远处的几个院子里,有人活动的痕迹,一些房间的烟筒里还冒着白烟。

    两个人观察一阵后,李木对她说道:“两个办法,一是悄悄从后村溜走,从远处绕过这个村子;二是弄清楚对方是谁,争取得到他们的帮助。”

    林婉犹豫了一阵,对李木说道:“第二种办法吧,小雨的伤势不能再拖了,时间久了,恐怕要遭受二次断骨的痛苦,我们去寻求帮助,让小雨尽快得到救治。”

    “老婆,他们会不会是你的人?”

    “不好说,也可能是沈家人!”

    李木的表情立刻不好了,他还没有做好摊牌的准备,最怕见到的就是沈家人,尤其是前女友沈星月。

    毕竟理亏的是他,没人逼你求婚,没人逼你结婚,即使有诸多理由,也不能一逃了之,他自己都不清楚,该如何解释自己的不辞而别。

    看出他的为难,林婉低声说道:“这么办吧,让红嫂和林坤去探探路,我们回石屋等消息。”

    护阵入口,三姑奶奶皱眉说道:“不对,肯定不对劲,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人还没有出来,别是出事了吧,林家老三,不要再等了,我们进去看看!”

    “好,三姐,我跟你们一起进去!”

    三姑奶奶又对姑娘嘱咐道:“进去后不要乱走,跟紧娘,你虽然不用惧怕护阵,但还是一个普通人,乱走乱闯的话,仍然会遇到危险,千万不要逞能。”

    “嗯,娘放心,我知道深浅!”

    三个人立即动身,穿过了甬道,一起走进了护阵,看着一望无际的血色山谷,三叔沉声问道:“三姐,需要闯过去吗?”

    “那是最笨的办法,虽然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太耽误时间了,这里有一个通往金矿的隐密通道,我们直接去金矿找他们。”

    三姑奶奶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刀,刺破自己的手腕,血汩汩的流出来,散落在地面上不渗不淌。

    “娘!”沈星月心疼的叫道。

    “娘没事,回去多吃点肉就好了!”

    三姑奶奶安慰着姑娘,见血液聚集的差不多了,赶紧从怀中取出来一种蓝色药膏,将其涂抹在手腕上,伤口上的流血,立刻被止住了。

    “三姐,休息一会吧!”三叔好意劝说道。

    “我没有那么娇气,别废话了,跟我走!”

    对于林家人,三姑奶奶就没有那么客气了,三叔讨个没趣,讪笑了两声,并没有计较她的态度。

    三姑奶奶的嘴里嘀咕起来,声音特别小,沈星月根本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末了,三姑奶奶用手指向那摊血液,说了声起!

    说来奇怪,地面上,散开的血液迅速凝聚成一团,随即朝前方快速的游动。

    三姑奶奶拉着姑娘的手,紧紧跟在它的后方,三叔也急忙跟了上去。

    沈星月被三姑奶奶拉着,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尤其对那些血红色的石头感兴趣。

    “娘,这些石头的形状好奇怪,你瞅它们像什么?”

    “月妮乖,别看那些石头,它们什么都不是,就是石头!”

    沈姑娘更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呀,娘为何神神秘秘的。

    三叔在身后说道:“灭屠万千,你们沈家真是好大的手笔!”

    三姑奶奶冷冷的回应道:“我们沈家从来不枉杀无辜,他们如果不打金矿的主意,怎会遭此劫难,都是自寻死路,与我沈家何干?”

    沈星月好像明白了,脸色随即变得惨白,颤抖的问道:“娘,这些都是,都是…”

    “没事,你尽量别往下瞅,眼不见心静,不看就不怕了。”

    说话之间,血球朝一边的谷壁游动,三姑奶奶笑道:“好了,我们到了!”

    血球开始摊开,越摊越大,倏忽间,血液没入了谷壁。

    紧接着,一道石门显露出来,两扇门板洞开,里面迸射出耀眼的金芒。

    三姑奶奶拉着姑娘的手,直接走进了石门,三叔紧紧跟上。

    穿过了石门,他们来到一个巨大的山洞,里面到处堆放着大瓷坛,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酸气。

    “他们不在这里!”三姑奶奶吃惊的说道。

    三叔快速的在山洞里巡视,对三姑奶奶问道:“三姐,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闯过了七情关,应该会出现在这里,这里怎么会没有人,真是奇怪了。”

    “娘,他们有没有可能没进来,又顺原路回去了!”

    “只有向前的一条路,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以一人之力强势破关,原路才能为此人多开启一次,不过这怎么可能,谁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木哥就行!”

    “你对他的能力,是不是有些过于看高了?”

    “我没有过于看高,我觉得他行,不,他一定行!”

    “三姐,现在怎么办?”三叔有些焦急的问道。

    三姑奶奶略作沉吟,对他说道:“我们先回去,不要在这里逗留,这件事情有些麻烦,我们回去后再商量!”

    三个人顺原路返回,从甬道出来后,双方当家人都围了过来,三姑奶奶把情况简单的介绍一遍,众人闻言后都觉得很惊讶,忍不住议论纷纷。

    板寸道人没有参与讨论,背着手,认真琢磨着这件事情。

    三姑奶奶对他问道:“老头子,你在想什么?”

    “老婆子,你说会不会有第二条逃生通道?”

    此言一出,现场立即肃静下来,大家都看向了板寸道人,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此一说。

    “姐夫,你发现什么了吗?”四叔问道。

    “没有,我只是觉得,他们这样做很没有道理,放着逃生的机会不用,偏偏要自寻死路,难道他们打算自杀吗?”

    众人缓缓点头,觉得言之有理。

    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任何人在山穷水尽的地步下,一旦发现了逃生机会,求生的本能,会逼迫他做出正确的选择,有多少人会选择继续寻死,除非他刻意想死。

    林婉等人想自杀吗,显然不是,那他们为什么要放弃这个逃命的机会,也许真像板寸道人说的那样,他们找到了一条更好的逃生路线。

    “我去问一问大哥!”三姑奶奶扔下一句话,转身朝潭水那边跑去。

    三叔朝五弟妹递个眼神,后者会意,紧紧跟在她的后面。

    大块头的体积太大,根本无法来到这里,沈家人将他留在了三石山上,并且严令那些尸傀、野兽们不许乱走乱动,无形中,倒是给李木等人大开方便之门。

    两个人走后没有多久,一个沈姓族人匆匆忙忙的赶过来,朝他们大声喊道:“三祖奶奶让我通知大家,护阵里面已经没有人了,请大家赶紧上去!”

    犹如冷水滴入了油锅里,好一阵鸡飞狗叫后,众人回到了三石山,离着老远,就听见三姑奶奶在训斥大块头,声音很大,显得很愤怒。

    沈星月连忙跑过去,焦急的问道:“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是怎么脱险的?”

    “你问你大伯忘说什么了,气死我了!”

    沈星月不明所以,对大块头问道:“爷爷,你忘说什么了?”

    “洞!”

    “什么洞?”

    “洞!”

    “连通金矿的洞?”

    大块头点了点头。

    “你怎么不早说?”

    “没人问!”

    沈姑娘无语了,知道再怎么责备爷爷也于事无补,尽量语气和蔼的问道:“爷爷,洞的出口在哪里?”

    大块头用手指向了九枫沟,闷闷的说道:“石屋!”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