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都市 > 逍遥小河神 > 第1173章 赢旗的担心

第1173章 赢旗的担心

    记得当时孙浩然和赵胖子还看的津津有味,那几盘带子,都是这个女人在和不同的男人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听费元武说到陈家,陈江又想起了年前在长安亿达广场遇到的那个陈鼎,那真是个阴沉的家伙!

    费元武又说到去年秋天冀州官场地震等等,说杨文宣的事情,好像并没有对陈家有多少影响,金四姐沉默一段时间后,现在依然是风生水起。

    费元武他们虽然不缺钱,但属于生存在地下的人,永远都登不上大璐之堂,没办法,谁叫他们从事的行业就这么个特点昵!

    对于金四姐这样的人,他又是嫉妒又是怕,嫉妒的是人家可以在阳光下活的如此滋润,怕的是她身后那些有实力的背景!

    可以这样说,长安陈家挥挥手,就能让他灰飞烟灭,哪怕侥幸逃脱,一辈子也只能躲躲藏藏像老鼠一样的过日子!

    这些年,他也一直想往正道上转,宋礼多数时间都在忙些这些事情,他投资了房地产,工艺品制作等等,甚至还在云州与人合伙干了一个水泥厂。

    但做惯了一本万利的买卖,再去做那些传统行业的时候,真是无法忍受,所以也只是挂了一个幌子而已,盗墓这行还是扔不下!

    最后,费元武说:“陈老弟,不让你在赌场内部出手,不只是安全问题,更主要的是,金四姐咱们得罪不起,你明白了吗?”

    陈江早就听明白了,心里暗自腹诽,没想到这么一伙大老爷们,竟然还怕了一个女人,那老娘们没穿衣服的样子道爷我都见过,真不知道你们怕些啥?

    想归想,但这话可不能说出来,他也只能听劝,“放心,费大哥,我自有主意,不费一枪一弹,不惊动任何人,我就能将这四个家伙交给你!”

    费元武见他说这么肯定,也就不再多劝了,心里也是暗自琢磨,如果这事真闹大了,就只能把陈江扔出去了,绝对不能承认他是自己的人。

    陈江虽然没用读心术去查看他的想法,但也猜的八九不离十。

    下午两点多,大伙酒足饭饱,陈江没心没肺的回卧室睡觉去了。

    洪旗见陈江走了,觉得这几个人在一起聊天,自己在旁边不太妥,也寻了个借口就回了卧室。

    费元武就带着宋礼和马五去了地下,三个人到地下二层看了一会儿仿品的制作,交代了一些事儿,才回到负一层的茶室。

    “师爷,你觉得这个陈江真是先天巅峰?”费元武问宋礼。

    宋礼有些犹豫,想了想,才说:“说实话,我看不出来!”

    “哦?”费元武有些费解,宋礼和他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两个人是发小。

    虽然大家都叫他师爷,但这只是他中学开始的绰号而已,实际上他并不是他们团队的智囊,真正的智囊是费元武本人。

    而宋礼的主要角色,就是出面解决他们要面对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对内对外都有点类似大管家的职务,同时他也担任着团队的武术教头一职。

    宋礼自幼身体不好,他父亲从年轻时就一直以贩菜为生,因为经常给潭州西峡山法门寺送菜,认识了一火头老僧,每年寒暑假,就将宋礼送到法门寺。

    一开始只是为了让这体弱的孩子沐浴一下佛法,没想到那火头老僧是一位先天高手,见宋礼机灵,就收了他为关门弟子。

    所以宋礼的功夫属于佛门,几年前老僧坐化,宋礼披麻戴孝为其安葬,倒也是一片孝心。

    费元武干盗墓这行,第一个拉的人就是宋礼,宋礼也是没二话,就帮他支撑起了摊子。

    “怎么会看不出来?”费元武问他。

    宋礼认真的想了想,说:“我看不出来他的门派,另外,他用的不是内家功力,最奇怪的是他那条长鞭,绝对不是俗物!”

    “不会内家功力?”费元武惊讶的说:“怎么可能,他给我妈这些天每天都在用内力调理身体呀!”

    宋礼摇了摇胖大的脑袋,“不是,他是用一种很奇特的气力运行在手脚之上,尤其那条鞭子,因为那股气力,竟然可以让那鞭子随心所欲地做出伸展,就像他自己的一条手臂一样!”

    “另外,元武,我也是先天级别的程度,虽然还没有到巅峰状态,但我知道,自己无法用内力为伯母调理,我也没听说过,有哪位先天高手,可以用内力为谁调理身体的!”

    “如果说为习武之人打通淤堵的经脉,这个是可以的,但治愈性的调理,我没听说过!”说到这儿,他不由自主的又摇了摇头,“这不是内力,绝对不是!”

    房间里,三个人都有一些沉默,马五一直没插话,在为二人沏茶倒水。

    “不管他了,只要能为我所用就行!”费元武轻轻拍了一下茶桌。

    宋礼说:“电话里我和你说过了,这人身家很清白,冀州三家河县陈家村人,在冀州做了三年多的保安,听说是因为非礼女业主被开除的!”说完他就笑了。

    费元武也是哑然失笑,“好呀!有嗜好就好,就怕无欲无求之人!”

    “另外,他失手杀人这事,我也是通过朋友反复打听,也是真实的,只不过有一点疑问!”

    费元武听他这么说,就问:“什么疑问?”

    “他一个农村孩子,还是个小保安,怎么就突然会算卦了,而且还有了这么高的身手?另外,出事前他在冀州大酒店开了一间总统套房,怎么又在锦园小区五楼出租房里出了这事?”宋礼一边说,一边用手敲着茶几。

    “另外,停车场还停了一辆他新买的车,那是一辆崭新的黑色桿马车,车牌也非常牛!”宋礼又接着说。

    费元武听他这么说,也是有些费解,就对宋礼说了他和赵飞舟也是朋友的事,因为这件事也一直让他感到奇怪。

    “大哥,我觉得你们想多了,我觉得就和我认识他一样,那个赵飞舟与他的相识,就是因为在冀州劳动公园门前算卦,这个,他在车上也是这么说的!”马五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继续说。

    “他帮赵飞舟赚了很多钱,赵飞舟感谢他,给他开了一间总统套,也没啥奇怪的!至于那辆车和车牌,这点事对于赵飞舟来说,还算事儿吗?”

    费元武和宋礼听马五说完,虽有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陈江和孙浩然的关系一般人都不知道,也只有身边的姜莱和楚高歌他们知道一些。

    赵飞舟虽然以前名头很盛,但毕竟家里老爷子仙逝了,已经风光不在,所以他们虽然惊讶两个人的交好,但并没有多少惧意。

    又听说陈江想去洪州投奔赵飞舟,但他拒绝了,所以就更加无视赵飞舟这条线了!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