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历史 > 倾城食神呆萌妃 > 第104章 别怕,我在

第104章 别怕,我在

    花卿背起背篓就带着两名士兵上山采药,大雪封山,四周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也看不到更多的生命迹象。即便是刚冒尖的树枝,也被大雪裹住,完全不能显露出真身一分。

    花卿哈着热气,搓了搓手,继续前行。虽然对这个地域不了解,但多年混迹于山林的经验给了她方向,她没理会身后的两个士兵,径直向山上爬去。

    就在她拿着铁锹挖着被冰雪覆盖的草药时,耳边传来折竹声。她回头一看,只见不远处有干枯的树枝劈歪倒向雪地。她回头张望寻找士兵的踪影,却发现早已不见了踪迹,或许是自己走得太急,他们跟丢了吧?眼下草药密集,她心想算了,挖完了再回去找他们吧!

    冷风飒飒,拂起的雪浪如霜扑打,花卿只觉得眼前明晃晃的,便习惯性地眯了眯眼,再睁开时,只看到眼前出现了一排边关大汉,他们蒙着脸,手持着弯刀。

    真是见鬼了,这个地方人烟罕至,怎么会又出现和上次差不多的杀手?

    花卿吓得直掉转过头,可是当她看到跟前又是整齐划一的一排杀手时,她猛地吸气把寒气都吸尽了肺里。

    “咳咳......”

    她心里暗道不好,搞不齐那两名士兵不是跟丢了,而是被杀了。

    她连忙将自己挖的草药倒在跟前,明知道自己和跟前的人语言不通,还是用手比划着道:

    “给你,这些都给你。”

    杀手看她的举动不禁蹙眉。

    “主子吩咐我们杀的就是这么一只柔软小白兔?她这是在干什么?贿赂我们?”

    因为花卿对他们实在是毫无威胁性,于是前后排杀手都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表演,杀手老大不发话,他们就站着看好了。

    花卿心乱如麻,她自己闹不清为何跑到森山老林里还能被人追杀,不过此时要别人来救那是万万不能的了。她翻草药时摸索到自己袖中还有几瓶药,之前给萧湛和萧晔配药时自己也留了两瓶,其中最大的那瓶是迷烟粉。

    三下五除二,干脆利落。眼见跟前的黑衣人不动,她自己用眼丈量了一下山路的距离,瞅准时机就往左侧奔去。

    “老大,她跑了!”

    杀手老大看着眼前的花卿撒腿就跑,那模样真有几分好笑。猎物不逃跑,傻傻地等着被宰杀,他还觉得无趣呢。

    “让她跑,反正也跑不掉。”

    花卿一溜烟往山下跑,她没敢回头,怕回头浪费时间,还不如多跑两步保命。

    “啊!啊!救命啊!”

    花卿看到闪现在自己跟前的杀手,连忙掉头,可是想想后面还有好多杀手,便慌不择路地往旁边的山路滑下去,她的手死死地拽住药瓶。

    “省省力气吧?”

    花卿心里欲哭无泪,听不懂杀手说什么,可是明显听出杀手语气里的嘲讽。因为慌不择路所以她没注意脚下,结果,被大石绊倒,华丽丽地摔了个脚朝天。

    她吐出嘴里刚啃下的雪,挣扎着坐起,便看见杀手朝着她走来。她本能地往后退,手里的药瓶盖子却被她的指甲盖掀开。

    杀手看到她裙摆撕裂露出的雪白长腿,眼里不禁露出垂涎之色。

    “老大,反正她早晚都要成为我们的刀下亡魂,不如给兄弟们爽一下再杀她。这种地方,也不会有人来救她,如此活色生香,死了就不好玩了。”

    “杀了。”

    “老大,你有妻儿,可我们都是亡命之徒,你不想背叛嫂子,你就转过身去,一两个时辰我们再把她杀了,我们保证,绝对不会给你惹祸端。”

    杀手老大虽然心里生厌,可还是掉转头去,选择避开了。毕竟,一只小白兔,杀鸡焉用牛刀。

    花卿看着慢慢朝着自己走过来的三个杀手,手里将瓶子捏紧。眼看杀手就要将魔爪伸向自己,她将药瓶一挥,眼看杀手倒下,她连忙爬起来择路就跑。

    刚跑没多远,身后又跟上来几个杀手。

    该死,要来干嘛不一起来,还分批来。

    刚刚挥洒用力过猛,药瓶的药估计再药一次就没了。

    “抓住她!”

    四人往她身前窜,她连忙将药瓶挥洒。

    “是迷烟!”

    杀手喊完人就倒下了,其余三人因为屏住呼吸飞升了起来所以没被药倒。花卿心焦,却也只能继续逃跑。

    “别让她跑了!”

    眼见杀手就要近身,她连忙抽出银针,准备刺穴。但杀手已经吃过她迷烟的亏,知道她有几分本事,便处处防着她。她刚伸手,手肘就被杀手给掰折,她吃痛“嗷”了一声,眼中豆大的泪珠便往下落。

    杀手看到她那裙摆遮不住的雪白长腿,又看她如今一副梨花带雨的慌张模样,不禁将她横拽入怀。

    花卿踩了他一脚,可是女子的力气能有多大,杀手被她弄得心里痒痒的。

    “有几分意思。”

    “放开我!”

    花卿挣扎着,杀手的嘴如同啄木鸟啄木头般到处乱啄。

    “你们不想吃肉吗?快过来帮忙!”

    花卿胡乱踢蹬,腿却被另一个杀手死死抱住。她如铜铃般瞪圆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三人,想伸手去格挡,手又被另一个杀手拽住。整个人被两个杀手悬空架着,她心里忽然闪过求死的念头。

    耳朵传来湿润黏黏腻的触感,那种令人头皮发麻的感觉令她作呕,她用力抽手,可是抽不出来,她摇着头,头还被杀手紧紧抱住,她上身一凉,耳畔传来布匹被撕裂的声音,内心惊恐的她吼叫着,惊恐地瞪着眼,在她看到杀手的脸向她移近她绝望地闭上眼时,她只听到惨叫声,随后悬在半空的她似乎被人抛下,尚未落地,便又落入另一个人的怀中。

    男人身上传来的淡淡白松香令她心神一颤,睁眼,她只看到那有如神祇的俊颜混合着冰霜般的冷峻,可眸子里透出的关心和心疼却是那般明显。

    “别怕,我在。”

    “公子!”

    她不知道墨怀瑾是如何出现在这森山老林的,只知道他单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拎着剑带着她来回厮杀。

    “别看,会污了你的眼。”

    她听话地闭上眼,墨怀瑾将杀手解决掉,还顺便用剑挑了他们的眼睛和手脚。他忘不了刚刚见到花卿的场景,所以要将这些不长眼的眼睛挖掉,把那些不安分的手脚砍掉。若非怕花卿久等,怕她不听话偷偷睁开眼,他真想把眼前的这些杀手挫骨扬灰。

    全部解决完后,他才将花卿放下,花卿身上没有完好的衣物,他慌忙将自己的大衣脱下,给花卿披上。

    “你的手?”

    墨怀瑾注意她的手似乎有点僵硬,她额头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没等她回答,便拉过她的手。

    “疼!”

    动一下都掉眼泪那种。

    医者不自医,还好墨怀瑾会接骨,只是接骨的时候花卿还是疼得掉眼泪,可把墨怀瑾心疼坏了,他二话不说将她抱了起来,她第一次听话地任由他抱着,没有挣扎。

    此时夜幕已下,花卿因为采药走得很远,要回铁岭营是不可能了。墨怀瑾抱着她找到了一个洞穴,借着月光,能看到洞穴内的场景。

    “你在这等我,我出去找点吃的。”

    墨怀瑾在洞里搜寻了一些干木给她生了火,将她身上的大衣拢了拢,确认衣带系好后,便准备往外走了。

    花卿看着他背脊笔直如青竹,身上的衣物因为给了自己显得单薄了很多,脸颊的轮廓似乎比在中原时看到的更有棱角,让人看起来感觉更冷峻,但那双眸子依旧宠辱不惊,如寒潭般静谧。

    “公子!”

    墨怀瑾张望着她,她氤氲的眸子染着一层层薄薄的雾气,分外惹人爱怜。

    “小心。”

    墨怀瑾点了点头。

    “等我回来。”

    转身的时候,也浑然不顾自己的臂膀还流着血,唇边勾起了好看的弧度,他心想,他家小花卿终于愿意叫自己公子了。公子,嗯,仿佛又回到了中原那段无忧的时光。

    墨怀瑾离去后,花卿便站了起来,她看到洞穴有一处露着寒光。月亮从洞外照射进来,有几分明亮,她看到坑坑洼洼的凹陷处有一些从洞外漏进来的雪,她把雪鞠捧回了火堆旁,挖了个坑放入。等到雪化成水,便掬起来洗涮今天拿受尽侮辱的耳朵。

    接着洗了把脸,一想到下午时被那杀手抱着浑身亲,她又把自己身上那被亲过的衣服脱了,丢在刚融化的水坑里涤洗,浑身上下只穿了里衣和披着墨怀瑾的大衣。她将洗后的衣物搭在火堆旁烘烤时,墨怀瑾便从外回来了,手中拎着两只野鸡,还抱着一些干木柴。

    墨怀瑾在外,发现天空又飘雪了,想到花卿一个人在洞里,也不知木柴是否能支撑到他回来,虽然看到还有其他猎物却也不敢多逗留,反正两只野鸡也够两人饱餐,匆匆捡了一些木柴后,便迅速回来了,看到她仍守在火堆旁,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他轻轻地叹口气,几不可闻。看到花卿晾烤的衣服和火炉旁的水坑,不禁皱眉,关切地问道:

    “你还好吧?”

PS:请牢记本站防丢网址:http://zhaoshu.me,或百度搜索“找书么”!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