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都市 > 乡村大地主 > 第211章 准备

第211章 准备

    没过多久,之前提出参加融资会议的各大企业,也都是来的差不多了。

    让张亮有些惊讶的是,韦晴晴也是出现在了这里。

    见到张亮投过来惊讶的目光,韦晴晴只是眨了眨眼睛。

    而在这个时候,门外又是走进来了一个人。

    这竟然是陈远达。

    见到张亮,陈远达微微一笑,而后就是带着自己的秘书坐到了一旁。

    这次的融资会议,比起张亮自己所预想的,都是要豪华了太多。

    张亮看了看众人,微微一笑,才是开口说道:“想必这次融资,其中的一些主要情况,张经理已经是跟大家说过了,我这里也就不再赘述……”

    张亮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次融资的一些情况。

    他很是清楚,这里的不少人,都是出于对于自己的信任,才是会选择来投资曙光公司的。

    但是此时,张亮要让他们知道曙光公司眼下的发展状况。

    在张亮的讲述之后,张亮也提出了曙光公司目前各方面情况来看,所需要的资金数目。

    包括建设,生产投入,以及车辆等方面的投入叠加起来,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然而,这些各大企业的热情,还是让张亮也惊讶不已。

    他刚刚才是说完了自己的规划,他们就已经是开始了争夺了。

    “林氏集团,可以承建所有基础设施。”

    林氏集团的代表并不是林萱儿,而是一个中年经理人,他深受林明远的信任,也知道林明远对张亮是多么的信任。

    “我们津西电商作为领投人,想必大家没有意见吧?”

    褚莹莹也是起身,开口说道。

    众人纷纷都是表明了态度。

    张亮此时,则是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有意,我希望,大家能够较为均等的进行投资。”

    张亮这样一表态,虽然有几家希望能够投资更多,却也都是点头答应了。

    张亮让张艺美来负责具体的情况,自己则是在一旁坐下了。

    这并非是需要他来负责的事情,张亮只要是等待着结果就行了。

    多方足足是商量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是达成了最后的统一。

    “老板,签约了。”

    张艺美见到张亮还在那里打瞌睡,不由得喊了一声。

    张亮瞬间睁开眼睛,走了过来,他刚刚正是在思索着一些接下来的规划,并非是真的睡着了。

    张亮将他们拟好的合同拿来仔细的看了看,随即才是点了点头。

    而后,张亮与众人一起签了约,这才是让合作彻底的敲定了下来。

    而后,威利斯这边也是提供了午餐,张亮与众人吃过了午餐,才是散去了。

    回到兴农村,张亮刚刚停好车,就是收到了一些信息。

    好几家投资方的款项,已经是到账了。

    显然,他们早就是已经做出了决定,只是等待着这个时候了。

    “现在预算方面,还有问题吗?”

    张亮看了一眼一旁的张艺美,笑着问道。

    有着这些资金的注入,张亮之前所提出的一些计划,以及林萱儿在建造方面的一些想法,应该都是不成问题了,张艺美这边,也会轻松不少。

    “没问题。”

    张艺美认真说道,丝毫没有觉得之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

    张亮见到她如此认真,也是笑了笑,点了点头。

    而后,张亮便是先去到了秦老爹这边。

    见到张亮过来,秦老爹似乎已经是等了张亮很久了,当即就是取出了一个小小的布包来,递给了张亮。

    “亮亮,这里面,是我这些年精选出来的一些药种,分成了两类,你可以种植在那一片区域。”

    秦老爹将药种递给了张亮,说道。

    “干爹,我最近发现了一些治疗方法,或许可以解决您身体里的隐患,我们试一下吧。”

    张亮将药种小心翼翼的收起,又是这样说道。

    他这话一说,秦老爹也是微微愣了一下,但是随即,他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孩子,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那样做也没有什么意义。”

    秦老爹虽然还是希望能够多陪伴张亮一段时间,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即便是张亮费尽心机,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与其是如此,不如是安心的接受。

    张亮听到这话,却是并不愿意放弃,又是道:“我有一些把握。”

    张亮说的极为认真和严肃,秦老爹听完,见到张亮这个样子,也是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张亮和秦老爹回到了房间之中,而后,他便是取出了父亲留下的那一套银针。

    “这是?!”

    看到这一套银针,秦老爹顿时也是一惊。

    他没有想到,张亮会是找到它。

    不仅如此,张亮又是取出了一些细微的粉末,混入一碗水中,抹在了银针之上。

    在这银针之上,其实有着无数极为细密的小孔,肉眼几乎是不可见,但却是可以吸附这些药水。

    秦老爹此时,也不再想别的事情了,而是闭上了眼睛,将上衣脱下,露出了后背来。

    张亮此时要用针,便是在后背和脖子的位置。

    秦老爹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这是因为他对张亮的绝对信任。

    张亮仔细用针,每一针下去,都是要仔细的考量,而后再做出决定来。

    他不会有任何的失误。

    片刻之后,秦老爹的体温就是开始上升,呼吸也是急促了起来。

    张亮眉头一皱,手法立刻就是有了细微的变化。

    在几番调整之后,秦老爹的状态稳定了下来。

    他只感觉到在自己的身体之中,似乎是有着一道道的热流在滚动。

    张亮收了针,这并非是一次就可以达成最后的目标的。

    张亮希望能够通过药物与针法,来让秦老爹体内的一些隐患旧疾,能够消除掉。

    这个想法,张亮早就是已经有了,只是此时才真正的开始尝试罢了。

    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是有一些效果?

    “感觉怎么样?”

    张亮收好银针,问道。

    “很好,好像的确是年轻了几岁。”

    秦老爹笑着说道,他活动了一下筋骨,觉得张亮这样的治疗之后,的确是让他之前很多不适感都是消失了。

    但是这种方法,到底是有着多大的作用,还不是这一时半会儿就可以知道的。

    张亮和秦老爹先告别,回到了住处,又是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接下来几天,张亮都是将自己的注意力优先放在了研究这种治疗方法上来,也耗费了不少时间,但每天给秦老爹扎针,倒是也的确让张亮积累了极为丰富的经验。

    他的这种治疗方法,已经是逐渐的成型了。

    转眼过去了几天,到了张亮母亲徐彩霞出院的时候了。

    这一段时间,多亏了陈芸照顾,张亮也是买了一些礼物,到了医院去接她们。

    “亮子来了啊。”

    张亮走进病房,这里比起之前,设施是又完善了不少,显然林虎忠是有些怕了,生怕张亮在林萱儿那边说他一句不好。

    “陈芸,这一段时间,辛苦你了。”

    张亮和徐彩霞二人打了招呼,又是对陈芸认真的说道。

    这一段时间,如果不是陈芸的照顾,张亮肯定是更加焦头烂额了。

    “各司其职,有什么辛苦的?”

    陈芸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道。

    在他看来,张亮这边,可是比起她做的事情要难太多了!

    二人说了几句,林虎忠也是进来了。

    “林院长亲自去帮我们办了手续,可要谢谢人家。”

    徐彩霞提醒张亮道。

    但没等张亮开口,林虎忠就是赶紧说道:“别,别,有什么好谢我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张亮笑了笑,接过了出院相关的一些文件,大概的看了看,没有什么问题。

    事实上,张亮刚刚一眼看到徐彩霞,都是发现她长胖了不少了。

    “我们走吧。”

    张亮对已经是收拾好了的三人说道。

    随后,张亮送三人直接回到了兴农村。

    因为之前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所以张亮不太放心让徐彩霞二人继续住在那边了,反正现在茶园那边也还有房间,让他们回去住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看到兴农村现在的样子,徐彩霞也是震惊不已。

    “亮子,这,都是你做的?”

    徐彩霞惊叹着说道。

    “张亮现在,可是大人物了,和以前可不同了。”

    陈芸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徐彩霞也是心中激动不已。

    她双手都是有着几分颤抖,抓着张亮的双手,说道:“好啊,好啊。”

    张亮送两个老太太回了住处,才是放下心来。

    “你呢,留几天,还是回市里?”

    张亮和陈芸走了出来,也是这样问道。

    他不知道陈芸是做什么打算,不过不管陈芸是怎么准备的,张亮都没有意见。

    “我先回市里吧,这几天,老师很多事情,都是一个人去处理了。”

    陈芸说道。

    刘教授极为信任陈芸,所以一般事情都是让陈芸帮忙处理,但是最近陈芸一直都是在这边,所以刘教授也是很繁忙。

    张亮恍然,点了点头,又是去取了两坛子酒,才是送陈钰回到了学院那边。

    同时,他也是拜托陈芸将这两坛子酒送给刘教授。

    而后,张亮回到兴农村,也是开始处理自己另外一件该做准备的事情了。

    四县商会那边,陈老之前就是打电话过来提醒过了张亮,他该去准备商会选举的事情了。

    虽然说张亮基本上已经是稳坐商会下一任会长的位置了,但是这其中是否会出现一些意外,也都还是无法肯定的。

    张亮必须是提前做好准备,免得之前的一些对头死灰复燃。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