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其他 > 鞋乡之小镇崛起 > 第274章 又见初恋

第274章 又见初恋

    王九旦劝金云兴说:“云兴,回家吧,你老婆不会怪你的。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

    金云兴说:“五方公司那边怎么办?按实际算,我还能退不少钱呢。”

    “哈哈,这个你放心。我敢说,等郑三宝的屁股好了,他会主动找你大哥,有你大哥出面,你就高枕无忧吧。”

    金云兴看着大哥。

    金云飞点了点头,“老三,回家帮老婆做鞋吧,那是咱的本份。”

    金云兴嗯了一声,下车而去。

    “唉,但愿我家老三,能浪子回头金不换。”金云飞望着二弟的背影说。

    “聪明人,可以的。”王九旦说:“现在,咱俩向小秋叔请罪去吧。”

    还好,陈冬华的老爸陈小秋是个明白人,他一不相信是金王二人把儿子送进去的,二是他十分高兴儿子进去,因为这是挽救他儿子的最好办法。

    陈小秋还告诉金王二人,他暂不去看望儿子,让金王二人也暂时不要去,让他安心在戒毒所戒毒。

    金云飞也告诉陈小秋,他已让二弟退出五方集团公司,而且肖战国也要退出。

    陈小秋当即表示,他也要让陈冬华退出,并且口头委托金王二人,需要时可以代表陈冬华。

    陈小秋深明大义,金云飞和王九旦大为欣慰,回泽谷的路上,二人嘀咕,如何对付正躺在医院里的郑三宝。

    “大飞,我先声明,不管怎么弄,他们还欠我三百万工程款,我要先拿回来。”

    “这没问题。郑三宝来找咱们时,我会先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王九旦问:“我痛打了他一顿,他还会来找我?”

    金云飞笑了,“呵呵,人就是这么贱,我敢说他会来找咱们。当然,是找我,再找咱们。”

    还别说,只过了两天,金云飞果然接到郑三宝的电话,让他抽空去趟医院,说有事相商。

    金云飞欣然前往,也不通知王九旦,而是开着他那辆破桑塔纳。

    拎着一篮水果,刚进医院住院部,金云飞碰上了老熟人,高中同学丁维维医生。

    曾经的初恋,金云飞怕见,今天却躲不过去。

    丁维维早已结婚,女儿已经五岁,听说老公是公务员,但两口子没有感情,日子过得不舒坦。

    丁维维幽怨的瞪了金云飞一眼,转身进了自己办公室。

    金云飞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进去。

    “坐,老同学,是来看人的吧?”丁维维给金云飞倒来一杯水。

    金云飞道了声谢,接过水杯坐了下来,“我来看三零三的郑三宝,他是我初中同学,也算是朋友。”

    丁维维微微一笑,“是吗?我可是听他骂过你,说你坑了他。”

    金云飞喝水,笑笑不说话。

    “云飞,你还是那么鬼。”丁维维又笑嗔一句。

    “生意人的事,你不懂。”金云飞问:“你怎么样?过得还好吧?”

    “不好。”丁维维垂下了头。

    “丁维维同学,过日子,不能要求太高。”

    “哎,你怎么样?”

    “我?”金云飞笑了笑说:“你知道我的,我这人心思简单,日子也过得简单,过得简单了就能幸福。”

    丁维维又微笑了一下,“你简单?你简单吗?”

    “我很简单。”金云飞点着头说:“我从小家穷,又从小当家,我的心思就很简单,怎样把日子过好。而你就不同了,你是城里人,小时候生活条件不错,心思就比较广阔。”

    丁维维白了金云飞一眼,“既然你心思简单,那读高中时为什么给我写信?”

    “我给你写信?我写过吗?”

    “金云飞,你不会耍赖到这个程度了吧。”

    “嘿嘿,那是我头脑一时发热,再加上你漂亮,这就促成了一定程度的化学反应。”

    “狡辩,但还算实事求是。”丁维维说:“金云飞,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当初你家里条件允许,你也参加高考,并且考上了,你会不会继续追我。”

    “肯定的,必须的啊。”金云飞笑着说:“我会跟着你不放。我当时成绩比你好,所以,你报什么专业,我也会报什么专业。你当医生,我也当医生,给病人动手术,我主刀,你辅助……”

    丁维维听笑了,心情也好了起来。

    “好了,你去看朋友,我去看病人,咱们以后再聊。”

    “以后再聊。”金云飞也站起身来,跟丁维维大大方方地握手,“丁维维,咱们是同学,也是朋友。将来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你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力而力。”

    “金云飞,谢谢你,我记住你的话了。”

    望着金云飞的背影,丁维维怅然若失,心里涌起一丝苦意。毕竟当初,是她主动提出结束那种若有若无的关系,金云飞不遗憾,她却至今还有些后悔和遗憾。

    可又有什么办法,翻过去一页,已再也翻不回来了。

    金云飞来到三零三病房,正要推门而进,却透过门上的小窗口,看到了一屋子的人。

    更有甚者,他还听到哭骂声,正是郑三宝在骂他金云飞。

    想了想,金云飞呵呵笑着,还是推门而进。

    “我说三宝啊,打你的人是gǒu rì de王九旦,是王九旦的三个狗腿子,这笔帐不能记在我的头上啊。”

    一屋子的人都站了起来,有些尴尬地与金云飞打招呼。

    郑三宝的老婆、父母、岳父岳母、妹妹妹夫等,金云飞都认识。

    金云飞彬彬有礼,客客气气地一一招呼过去。

    郑三宝够狼狈的,因为伤在屁股上,而且伤得重,侧卧都不行,只能趴在病床上,为了好得快,屁股还不能捂着。

    不约而同,家人们都出门而去,病房里只剩下金云飞和郑三宝。

    “三宝,咱得先把你的屁股搞清楚,它不是我打的,是王九旦的手下打的。”

    “可是你也有份。”

    “我承认,我承认。我是说打你几下,让你的屁股难受几天。可打得这么狠,完全是gǒu rì de王九旦乘机公报私仇。”

    “我不管,你道歉,必须道歉。”

    “好吧,我道歉。郑三宝的屁股啊,我对不起你,你受苦了,请你原谅我吧。”

    “哈……臭大飞,有你这么,这么道歉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