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灵异 > 无限重生成神 > 第28章 确定管家,告假离京

第28章 确定管家,告假离京

    朝堂之上张玄跪地三呼万岁,平身之后皇上才道:“田翰林可通罗马语言?”原来这罗马使者今日觐见,本来还有两位中间翻译,却不想生病了一个,这就无法翻译了。

    “皇上,还等微臣详询”张玄说完又用德语跟这使者交流,虽然偶有不解,但基本交流不成问题。

    见到二人交流起来皇上也放下担忧,一会张玄才道:“回禀皇上,这罗马使者是带着国王信件,前来建交通商的。”

    “恩,知道了。”皇上道,“此时交于礼部商谈,田翰林你从旁协助!”说完便下了朝,张玄跟着礼部侍郎下去,陪同协商自是不提。

    回到翰林院众人又是一阵羡慕,毕竟只有不断的展露头角才能步入朝堂之上,一连数日张玄都是天黑才回家。

    “老爷怎么近日来回来的这么晚?”惊鸿仙子杨艳道,她既有父命又对张玄有情谊,虽然做了管家,但是对张玄工作也不多问。

    “这几日又番邦罗马人来,我去做个翻译,因此回来的晚了”张玄道,“待到后日便结束了”说话间杨艳又命人端上饭菜,杏儿伺候张玄洗手这才坐下吃饭。

    吃完饭惊鸿仙子又为张玄弹琴,杏儿也给张玄锤肩按摩,张玄过得好不惬意。夜里张玄打坐练功,突然就想到惊鸿仙子的命运,她被王爷一刀捅死了。看来还得让她学习武功,张玄心道。

    等罗马使者离京张玄才空闲下来,翻找了一些秘籍出来,回到家中张玄道,“京城藏龙卧虎,艳儿你也学点武艺,也好防身!”

    “哦?”惊鸿仙子有点意外,“不知是什么功夫?”她跟杏儿一路来北京,自然有宵小纠缠,只得破财免灾,来到京城后窘迫之际,不然也不会去青楼献艺。

    “这些都是适合女子的功夫”张玄拿出一本逍遥游来,身法灵活正适合用来防身保命,“我来教你。”

    张玄为惊鸿仙子一一讲解,二人距离颇近,杏儿见到急忙避开,张玄闻着女子香气也是情动不已,艳儿也感觉到此间颇为旖旎。

    虽然觉得不妥,但也颇为享受,二人默契非常没有打破。又几日下来,张玄指点身法,难免身体接触,张玄也觉得艳儿柔软非常。惊鸿仙子只觉得张玄一身男子气息扑面,面红耳赤身上更无半点力道。

    张玄抱着惊鸿仙子道,“练累了吧?我们进屋休息一下!”说着便扶着惊鸿仙子进了房,又一起坐着说说话,惊鸿仙子这才恢复过来,顿觉羞愧。

    她虽然高傲,但也是只对着凡夫俗子而已,对张玄可是温柔体贴。很有征服感,这就是张玄的感觉,他虽然在国术世界有几位夫人,但一门心思在研究国之重器,女人也是自然而然的,从来没有主动追求。

    “老爷我先回去了!”惊鸿仙子心中有鬼自然不敢多待,急忙要离开。“别走!”张玄拉住了惊鸿仙子的手,一把抱住,二人倒在床上,一时间春光无限。杏儿急忙关上房门驱赶仆人。

    关系更近一步,张玄教导惊鸿仙子武功自然更加专注,杨艳也是努力学武,为了将来能帮到张玄。

    等到杨艳已经可以掌握逍遥游之后,张玄决定去恒山找仪琳,毕竟他还要谋取《独孤九剑》。连续几日二人都是通宵达旦缠绵不休。看着孤高的惊鸿仙子如此痴缠自己,张玄也是得意非凡。

    “老爷真的要去恒山?”惊鸿仙子略带醋意,虽然她知道张玄已经娶妻纳妾了,还要去找个小尼姑,却是有了比较之心。

    “恩”张玄道,“我听说五岳剑派的剑术颇有可取之处,华山又有绝世剑法独孤九剑,正好想去见识一番。”

    “老爷你探花出身,进了翰林院,将来必定不如朝堂之上,为什么要去学武功?”惊鸿仙子也是不解,张玄把玩着艳儿高耸道,“我对武功很感兴趣,就跟我喜欢音律一样。”

    向上官告了假,张玄留下艳儿看家,自己带着侍卫前去恒山,不过十日就来到恒山脚下,张玄也是心有所感。

    沿途除了江湖人士争斗之外,更有不计其数的贫困人家,有的是无田的佃户,有的是受灾的良人。张玄还看到了受封王爷们的嚣张跋扈,在封地上为所欲为无法无天,过得比皇上都快活。

    “看来需要改革政治,免得将来断了华夏传承。”张玄本来是可以接受这些事实的,但是奈何他是现代人,是发展极快的中国人,新时代的中国人。

    如果我没有见过太阳,我本来也是可以忍受黑暗的。张玄渐渐明白这些话的意思。

    放下思绪,张玄让护卫待在客栈,此时他金刚不坏神功略有小成,国术实力又是五岳剑派掌门的程度,自然不惧,沿山而上,顿时心情大好!

    拾级而上,便见天峰岭翠屏山两座山峰矗立,两山之间有河水流动,约莫半柱香功夫,便听到涧水自山上倾泻而下,山间树木郁郁青青,叠嶂拔峙雄伟不凡。

    待到见性峰下,便见到一座寺庙,正是水月庵。“仪琳,我来了!”张玄心中高兴不已,急忙上前。

    却道仪琳去了衡山派,见了诸多厮杀,回来又被师姐们问起张玄,她又不会撒谎,自然把事情一一道明,张玄给她的书信也被师姐们拿去看了,却也免不了被拿来打趣、

    定逸师太虽然自小就抚养仪琳,却也不是霸道之人,见到仪琳情丝暗种也没有惩罚与她。却又怕仪琳被人欺骗,毕竟读书之家,探花之才,不知道多少人家喜欢。

    还未进山门,就见到几个尼姑在舞剑练功,见到张玄上山急忙过来询问,“你是何人?要烧香的话可是要去白云庵的,这里可不接待香客。”却是仪清发话。

    张玄稽首道,“我乃探花及第,翰林编修,田张玄是也,来此是找仪琳的。”众尼姑相视一笑一副了然的样子。

    “你就是张玄?”仪敏道,“果然一表人才,怪不得仪琳会念念不忘。”说着众尼姑又是一阵嬉笑。

    没想到被一群小尼姑给调戏了,张玄再次稽首,“还请诸位师父指路,不胜感激!”见到张玄再次施礼,众小尼姑也还礼,看来师门教育不错都知礼数。

    “公子请随我来,仪琳在做早课!”仪清道,说着便带着张玄进了水月庵,又进了佛堂里,之间里面一个小尼姑正在敲着木鱼念着经。正是朝思暮想的仪琳!

    “仪琳!”张玄不由得大声喊道,听到张玄的话仪琳也是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张玄,急忙站起来,连木鱼都掉了,三两步就来到张玄身前,一脸笑容。

    “公子你来了!”仪琳伸出手又放下,不知所措,但紧紧的盯着张玄。数月不见,仪琳还是清丽非常。“是,我来找你了!”张玄拉住仪琳的衣袖道。

    却让仪琳脸色一红,又急急忙捡起木鱼,低下头不敢转身。仪清见到如此也知趣的回避,一时间这佛堂只有二人。

    张玄急忙上前,轻轻抱住仪琳,“我好想你啊!”张玄抱着仪琳较小身体,问着少女芳香,一时间顿觉幸福万分。

    “你有没有想我啊?”张玄靠着仪琳的肩膀轻轻问道,只觉得怀中少女身躯渐热,白皙的脖子,通红的耳朵,上面还有细细的绒毛。

    “恩!”仪琳的声音恍若蚊蝇微不可闻,“啊”仪琳突然想起这里是佛堂,急急挣开张玄怀抱连道,“罪过罪过,弟子知错了!”

    此时外面脚步声渐多,一个老尼姑过来,其后还有众多徒弟跟随。难道是来棒打鸳鸯的?张玄也有点心虚。

    毕竟光明正大的来勾搭小尼姑,实在是说不过去。张玄心中虽慌但也上来见礼问道,“不知师太是?”

    老尼姑也上手合十道“见过公子,还没有多谢公子救助我弟子仪琳,我乃恒山掌门,法号定逸!”

    老尼佛法精深,也懂人间事故。“见过定逸师太”张玄再次见礼,定逸也打量着张玄,他身材修长气质儒雅,呼吸绵长显然有不浅的功夫。

    定逸的众多徒弟都不是看破红尘皈依我佛的人,而是她化缘之时收留的无家可归的贫寒女子,虽然吃在念佛,但也知道她们红尘未断,青灯古佛实在不适合她们,若是有好去处她也不会阻拦。

    “仪琳,探花公子来恒山做客,不如由你去代他游览一番。”定逸师太道,听了掌门的话仪琳急忙答应,却不敢再众人面前多说。

    “多谢师太!”张玄谢道,没想到这师太很挺懂感情。在众多师姐妹的目光之中仪琳带着张玄落荒而逃。沿山而上,仪琳这才慢了下来,却也不说话,二人只是静静的向上。。

    山顶有一座小亭,这时仪琳才道,“公子,我们进去坐坐吧”。山顶凉风席卷,又有美人在侧,张玄兴致很高,拿出笛子吹出一手《告白气球》。

    青山,流水,凉风,身边有喜欢的人,山下的红尘俗世,山上的悠扬笛声。张玄有点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