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网游 > 夏殿青葛石 > 最后的番外:葛生

最后的番外:葛生

    叶夜城的夕阳愈老。

    叶巧看着西市上行人渐渐稀少,便走出去摘下了正在营业的木牌,然后扭转一下,露出暂停营业的那一面,便要踮起脚尖重新挂上。

    但是她挂到一半,木牌便被人从身后夺走,叶巧瞬间气呼呼地回头,看到了一位须发苍白的老人手里正捏着那个木牌。

    老人看着小女孩挂在胸口的叶状美玉,不由笑了笑说道:“还有客人呢。”

    叶巧很气,所以跳起来去够老人手中的木牌,可是每次都只能堪堪碰到一个指尖,那个老人看起来比十个叶巧都要大,可是却乐此不疲和她玩这个无聊的游戏。

    叶巧蹦蹦跳跳了半天,最终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终于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行为,盯着对方布满皱纹的干枯脸庞,突然有一瞬间感觉这居然是一个很好看的老头。

    但是好看并不能消气,叶巧道:“不要就不要,我们今天打烊了,恕不接客。”

    老人笑了笑,伸手将木牌还给叶巧:“那我不是客人,我是葛生的朋友。”

    叶巧噘着嘴:“一天我能碰到一万个自称是他朋友的人。”

    老人微笑,看着对方那头水蓝色的长发,她穿着小小的白裙,不经意间与记忆中那个少女重合,然后又分离。

    “碰巧我是真的。”

    叶巧气鼓鼓地看着他想从他那张苍老的脸上看出一点欺诈的意味,最终还是徒劳放弃:“那你给我一个名字。”

    老人笑了笑:“你就告诉他,庆历四年春来找。”

    叶巧点了点头:“你是这么久以来报名字最奇怪的一个。”

    这样说着,她蹬蹬蹬跑进来店铺里,留下庆历四年春一个人望着上面那个已经显得有些古旧的牌匾。

    青之幻想乡。

    再低头时,葛生已经站在了门口,静静望着他,然后笑了笑:“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是啊。”庆历四年春点了点头:“是啊,我也以为自己不会再来了。”

    与庆历四年春相比,时间几乎在葛生的身上停滞,他当然已经不是曾经的少年模样,但是却仍旧很年轻。

    他穿着洁白如新的衬衫,却围着一条沾满油污的围裙,头上戴着蓬松的白色帽子,俨然是一副厨师的打扮。

    少年已经长大,看不出曾经的青稚与倔强,只是眉眼依旧有着少时的清秀可人,让庆历四年春甚至隐隐有些羡慕。

    “你就让我站在门外?”看到葛生在那里不停看着他,庆历四年春笑了笑说道。

    葛生点了点头,退入门中,让开道路:“我只是没有想到,你这样的人竟然也会老的这么快。”

    庆历四年春微微笑:“是啊,我都想不到我们居然只差了不到十岁。”

    葛生向着前方走去,说:“我感觉你像一个真正的老人了。”

    庆历四年春笑着说道:“因为我现在本来就是一个老人,用老人的思维去思考问题再正常不过了。”

    葛生点了点头,率先进入一个房间,说道:“招待你只用酒就够了吧。”

    庆历四年春点头:“有了酒我还需要别的吗?”

    葛生拿出一壶酒,给庆历四年春斟满一杯,老人很不满意:“能不能换个大碗?”

    葛生笑了笑:“老人还是少喝点吧,我怕你喝死在我这,我有一万张嘴都说不清。”

    庆历四年春只能讪讪笑了起来,然后举杯饮尽,向葛生亮出杯底:“你杯子小,那我多喝几杯不介意吧?”

    葛生笑了笑:“那倒无妨。”

    这样说着,葛生再为庆历四年春斟满一杯,然后饮尽杯中酒,并重新倒满。

    “你也要死了吗?”葛生静静问道。

    庆历四年春点了点头,再饮一杯:“或许今年,或许明年,但我不想等那么久。”

    葛生笑了笑,笑容平静:“都说祸害遗千年,你死这么早我还真有点意外。”

    庆历四年春微笑,眨了眨眼睛:“搞不好我是个好人呢。”

    葛生看着他:“这个世界上的好人基本上被你杀光了。”

    庆历四年春没有回避葛生锋利的眼神,他静静与对方对视,然后说:“谁说好人不会互相残杀呢?”

    葛生为庆历四年春斟满一杯,然后摆摆手:“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不过,你为何还没有孩子?”

    庆历四年春冷冷笑道:“你不一样没有孩子。”

    葛生被对方一刺,却丝毫未怒,他只是淡淡道:“我记得你还是有许多妃子的。”

    庆历四年春道:“我不想要,那些女人还能逼着我来生?”

    葛生点了点头,不再追问,他只是低头饮尽杯中酒,然后说道:“你死之后呢?”

    “帝位将由星曦继承。”庆历四年春说道。“她还能活很久。”

    葛生露出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神情,他叹了口气:“那么说的话,我们居然要迎来一个由三位女皇统治的时代?”

    庆历四年春笑了笑:“如果算上你的那位前未婚妻,那可能是四位。”

    葛生没有接这个话题。

    他只是看向庆历四年春:“星曦能活很久,但她终究也会死,她死之后呢?”

    庆历四年春微笑,但是话语冰冷:“斯特皇室就此断绝。”

    葛生点头,然后说:“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找你喝酒,顺便见几位故人。”庆历四年春摇着酒杯说道:“那个门口的小丫头,她母亲把她送给你了?”

    葛生摇头:“我替叶鸾代为抚养罢了。”

    庆历四年春微笑:“真像那个丫头啊。”

    葛生摇头道:“没有那么像。”

    庆历四年春捻起酒杯,端详了一下杯中酒液:“她是下一任九公主?”

    葛生点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庆历四年春笑道:“那个丫头不会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葛生苦涩笑道:“是的,但这个世界需要一位新的九公主。”

    庆历四年春微微笑,然后看向葛生:“那侠呢?”

    葛生点了点头:“她对千劫的适应性很好,我希望她也能成为下一代侠。”

    庆历四年春冷笑:“你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吗?”

    葛生静静点头:“就是因为知道,我才选择这样做。”

    庆历四年春从座位上站起,一把抓住酒壶拔开盖子痛饮,直到壶中酒尽,他才放下酒壶:“我喝完了。”

    葛生点了点头:“你可以走了。”

    庆历四年春看向对方:“我想再看一眼她。”

    葛生点头,然后推门而出,向着楼上走去,庆历四年春跟着他身后,然后在楼上的拐角处,看到了那位黑衣红发的女孩。

    他已经这样老了,连葛生都从呆萌呆萌的正太变成了温柔帅气的大叔,可是这个女孩依然如同初见一样。

    一样精致。

    一样娇小。

    一样美丽。

    庆历四年春不由自嘲笑了笑,然后弯腰向着对方行礼,如同之前每次做过的那样:“见过三殿下。”

    对方没有回答。

    葛生在一旁淡淡开口:“她不会说话。”

    庆历四年春哑然,之后开口:“原来你们付出了那样大的代价,最后只抢回来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人偶?”

    葛生落寞笑了笑:“我们想了想,还是不让她说话比较好。”

    这样说着,中年大叔看向红发的女孩:“三殿下,请您先行离开片刻。”

    对方点了点头,然后在虚空中慢慢消失。

    葛生已经来到了这间小楼的楼顶,站在最后那间小屋的面前,然后看向庆历四年春:“我就不进去了。”

    庆历四年春点头,然后推门而入。

    这个小屋从外面看起来那么小,但走进去之后,庆历四年春却看到了一片星空。

    星空下是一排排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的白色墓碑,庆历四年春在碑林中静静前行着,每个墓碑上都写着一个他认识或者不认识的名字,但是老人从未停留。

    他一路来到了碑林的尽头。

    那里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墓碑,和别的墓碑相比,它既不高大,也不特殊,可它偏偏独自伫立在这里,伫立在碑林的尽头。

    九公主叶青之墓。

    庆历四年春站在那里看了许久,没有说任何的话。

    他最终从怀中取出一束干枯的白花,低头放在了墓碑之前。

    然后转身离开。

    且行且歌。

    歌曰: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本章完)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