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笔趣阁,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小笔趣阁 > 仙侠 > 仙子请自重 > 第二百二十章 膨胀的皇帝

第二百二十章 膨胀的皇帝

    孟轻影也觉得这件事挺好笑的,之前和秦弈的交易走到死胡同,双方两散;和大欢喜寺的交易也到了死胡同,差点闹僵。

    结果突如其来的南离之变,秦弈这边为了小女孩,有了交易的余地;大欢喜寺那边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忽然不坚持要她双修了,而是直接同意她去取得名册来交换镇运之宝。

    一下子就变成了她两头逢源,找谁都可以。

    但实际上她来找秦弈,就已经有了态度,秦弈感觉得到这种意味。

    秦弈看了她一阵,问道:“那么……你来找我,是觉得我比他们可靠,还是想我加码?”

    孟轻影轻笑道:“你说呢?”

    “我认为是前者。”秦弈淡淡道:“大事当前,若还为了和谁交易更合算一点,要求某方加码,算尽柴米油盐,那是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妈,而不是我所知的孟轻影。你以山河气运做傀儡,心中自有气魄格局,并非那种斤斤计较贪小便宜的人。”

    “真好听。”孟轻影笑道:“这是故意挑好听的哄我吗?桃花男人?”

    秦弈面无表情,把她刚刚说的话还了回去:“你说呢?”

    孟轻影看着秦弈的眼睛,秦弈眼神毫无波动。

    不但没有说好话的意思,反而有些冰冷与防备。

    他们本质上是敌人,能交涉是有合作的目标,因双方的气度而达成,不代表敌对属性变化。

    孟轻影终于叹了口气:“你倒是看得分明。大欢喜寺忽然松口,不知缘由,我总是怀疑他们心怀鬼胎,信不过。我也不要你加码,因为与你交易并不担心被捅刀子。”

    一个知道不会被对方插刀子,一个知道对方内藏大气。

    这是几度为敌几番交涉,建立起的全新观感。

    偏偏他们才是敌人,孟轻影和大欢喜寺那边才是盟友……信任敌人胜过信任盟友,也是一件很让人叹息的事情。

    秦弈抬头看看天色,已是晚间。大乾皇帝的大宴应该已经结束,此时多半又在宫中寻欢作乐。

    那这个交易现在就可以进行。

    孟轻影道:“说起来,我也算是双管齐下,否则你要帮我做到这件事都有可能受阻碍,而现在大欢喜寺没有阻拦的理由。”

    秦弈点点头:“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可以直接去龙气那边等着。”

    孟轻影微微一笑:“希望你我的第三次交易圆满成功。”

    秦弈淡淡道:“我却希望事不过三,以后不需要再与魔女做交易。”

    “哈……”孟轻影笑了一下,却也不在乎,很快消失不见。

    秦弈看着夜空,暗自疏理整件事的脉络。

    孟轻影取气运之龙,被宫中镇运之宝所阻碍,要做的仅仅是把这个宝物拿走或者毁掉就可以了。这对孟轻影来说很不容易,对秦弈来说却很简单。

    之前观寂贪图孟轻影的身子,故意守住了宝库不让她进,意图勒索,孟轻影不肯,故而僵持。而这时候大欢喜寺同意她进了,她却不敢了,觉得态度变得莫名,生怕有什么鬼胎,于是来找秦弈替她进。

    而秦弈只要随便指鹿为马忽悠皇帝两句,说因为宝库里有什么东西影响才使那龙气凝固,皇帝必然会让他进去检查。大欢喜寺在大乾用的是政治性质的渗透手段而不是靠的暴力,当然无法公然阻止皇帝之命,他进宝库太容易。

    对于坑了这皇帝,秦弈没有半点愧疚,他想帮助的是陷入大欢喜寺淫僧坑害的大乾民众,而不是来给一个膨胀作乐的皇帝和颐指气使的太子做臣子的。

    大欢喜寺之所以遍布大乾,就是依托皇室,如今纠缠已深,不但皇帝太子都信重,还渗遍了朝野,这国度不知有多少女子受害。不把这皇朝气运坑掉,重换新天,又怎么可能扭转得过来?

    不但要坑掉这皇朝气运,还必须设法弄死观寂,使得大欢喜寺在大乾群龙无首,失去了组织力,才可能达成自己的目标。

    孟轻影虽然没有明说,她是必然支持弄死观寂的,这魔女记仇着呢,怎么可能忍得了打过她身子主意的淫僧?只不过她要看机会,不会盲目出手罢了……

    但他此时也不敢随随便便下宝库,理论上观寂不会对他出手万事大吉,可天知道里面是不是布了什么陷阱,要给孟轻影吃的,自己傻乎乎去趟……

    秦弈想了一阵,大踏步出了宫门,直接去找寒门。

    寒门酒肆正热闹,可一见秦弈就立刻拉着他进了后屋,外面的客人都懒得管了。

    秦弈奇道:“你干嘛?我不搞基。”

    寒门小眼睛上上下下地看了他半天:“你和我家大王到底什么关系?”

    “……在边境的事,怎么你这在龙渊城开酒肆的都知道了?”

    寒门笑嘻嘻道:“难道你不知道,边军飞鸽传信描述了一个白衣金环的仙女?”

    “这些人到底是报军情的还是报八卦的?”

    “没办法。”寒门小眼睛里闪过一丝冷意:“你又不是不知如今大乾上层是什么风气……对美色的在意说不定远超军情。皇帝闻信都有想法了,是被周遭的大欢喜寺妃子撒娇几句,说那是边荒之地大头兵夸大其词,才压下了念头。”

    秦弈皱了皱眉。

    明知道皇帝不可能打得动程程的主意,可听着就是不舒服。大欢喜寺倒是在救皇帝命来着,他真敢去搜寻程程试试?

    寒门笑道:“看你这表情,还说没关系。”

    “倒也不是你想象的关系……算了。”秦弈无奈道:“我跟夜翎倒是很有关系,借她的面子请你帮个忙可以不?”

    寒门道:“为什么不是你自己的面子?”

    秦弈怔了怔,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寒门拍拍他的肩膀:“你这人我顺眼。你觉得算不上朋友,那是因为交情是要培养的,就现在开始吧。”

    …………

    秦弈再度入宫,到了皇帝惯常作乐的宫室之外,里面果然灯火通明,歌舞声嬉笑声飘在夜空,真有一种醉生梦死不知何世的感觉。

    他叹了口气,对侍卫道:“秦弈求见。”

    层层通报,里面很快传来皇帝的声音:“快快有请。”

    秦弈举步入内,意外发现灵虚也在这里,好像也是刚刚向皇帝汇报了什么事。

    见秦弈进来,皇帝便笑:“听边军所报,仙长是真的法力非凡,所交皆是飞来飞去的仙人仙女,边军均道如今方信世上真有神仙。”

    秦弈道:“灵虚道兄不逊于我。”

    “诶,仙长过谦了。”皇帝笑道:“不知那个白衣金环的仙子,出自何处仙山?”

    秦弈漠然道:“边军见闻有限,夸大其词罢了。”

    皇帝眼里闪过不悦之色,旋又压了回去,问道:“那此事另说。如今仙长已非南离国师,不知可有兴趣做我大乾国师之位?”

    秦弈瞥了灵虚一眼,看见他变得僵硬的脸色,洒然笑笑:“南离国师,于我本就不过是个挂名。秦某远避仙宫,早已不问世事。”

    皇帝脸色终于沉了下来:“愿挂南离国师之名,却看不起我大乾?须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万道仙宫又岂能例外?”

    真是膨胀得没边了……秦弈很怀疑再拒绝下去,他说不定都要说,不为朕所用就要杀了。

    无所谓,越作死越好。自己本也怀着坑他的心思,大家相看两厌挺好的,不用背负什么歉意。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